這次高雄比以前更有機會翻轉,對台南來說,她須面對兩種可能:其一是高雄翻轉後,不但把東西賣出去,同時商旅、遊客等也都接踵而至,因而發了大財;此時的台南是否也能跟進?也能發大財呢?抑或台南只能在旁無奈地說:「米粉湯很燙,小心慢慢地吃,別被燙到」了呢?

當然,更好的情況是,當高雄開始發大財之際,台南新的主政者也同樣地採行積極開放策略,且能與高雄無間地合作,從而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雙城經濟效應」,若此,則台南不但能發大財,更能讓台南重拾昔日風華,這將會是規模經濟與區域經濟發展上的最佳實例,也一定會是城市復興的典範。

高雄與台南固然分屬兩個行政區,因同在一日生活圈內,彼此早已呈緊密的互補關係。目前,高雄人吃的水多由台南而來,此外,高雄比較欠缺的文化歷史景觀,台南猶如日本京都之於大阪般,就會是高雄最佳的後盾。若此,高雄一旦被翻轉後,台南的抉擇更顯重要:台南是要選擇扮演著猶如白頭宮女話當年般無奈的角色呢?抑或台南義無反顧地選擇一個新市長,一齊打拚,共同開拓海內外觀光人流、物流、農漁產品流的大市場,大家一起創富呢?

對任何一個城市而言,經濟永遠是她發展的命脈。美國的底特律城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當美國的汽車工業興起時,底特律是美國汽車工業發展上的一顆閃亮明珠,而當美國的汽車工業跌入谷底時,她也成了一座死城。同理,當高雄經濟走下坡時,台南的情況非但不會好,而且只會變得更差。

相對地,當高雄翻轉而發了大財後,台南能否也跟著發大財呢?答案當然是不一定,這要看,台南與高雄是否能彼此同心、齊力?若不能,那麼高雄發大財的果實,恐怕只有高雄獨享,因為此時人才與資金都會加速向高雄集中,原來的互補關係竟「逆向翻轉」成替代關係,而不斷失血後的台南,她只會更老、更窮。

台南人當然值得更好的選擇,台南人不但要吃到米粉,更有資格喝牛肉湯、吃牛排。為此,台南就需要選擇一條開放與友善的觀光大道、一條勇敢面向國際及中國大陸市場開拓的大道、一條廉能政府積極招商的大道、一條能讓台南人民安居樂業且能築夢的康莊大道。

台南詩人葉石濤說,台南是個適合人們作夢的地方。現在更應是台南人捲起袖子一起讓美夢成真的時刻!此刻台南想築什麼夢呢?對於美麗又哀愁的台南來說,且還給她一個富裕、有文化、有尊嚴的台南夢吧!這個台南夢,它一點兒也不奢侈,且現在來得正是時候!

(作者為國立中央大學產經所教授)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