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即將投票,現在尚難論斷最後勝負,但民意趨向非常清楚,民進黨政府或許不願承認,但人民希望「改變」,其勢如巨河流浩浩蕩蕩。民進黨政府若能順應潮流調整國家方向,2020年或許還有機會繼續執政,如抗拒改變,就準備面臨更嚴酷的民意檢驗吧!

民進黨原先評估,六都中只有新北市較難撼動,台中市挑戰較大,至於桃園、台南、高雄,尤其南部兩都已是囊中物。韓國瑜孤軍南下高雄之初,民進黨完全不把他當成對手。未料選戰開始,韓國瑜「讓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的簡單訴求,不但在高雄掀起「韓流」,外溢效應更讓全台國民黨候選人及藍營支持者士氣大振,民進黨才開始感受到壓力。

民進黨完全執政僅僅兩年餘,就遭到民意反撲,不僅台北市有可能讓國民黨重新執政,台中、高雄也可能失守,國民黨最後評估,22個地方首長席位應可過半,地方議會選舉國民黨得票率與席次都可能超過民進黨。兩個月前,可能很難想像這個情境。

不過,從蔡英文及賴清德兩人近日談話觀察,民進黨不認為自己會輸,更不承認反民進黨氣勢高漲是自己失去人心,反而將矛頭指向國民黨抗拒改革,指控大陸網軍干預選舉,還複製川普「假新聞攻勢」新詞,誰批評國民黨,誰就是中共同路人。

民進黨企圖重新挑起統獨對立,先用「台灣價值」逼柯文哲表態,接著高調指控大陸介入選舉,檢調機關四處調查中資、偵辦所謂「假新聞」、警告電視台,製造寒蟬效應。又利用金馬獎意外引發的台獨爭議,趁勢操作「台灣就是台灣」,一波波攻勢堪稱凌厲。但民進黨低估了選民的智慧,「抹紅」策略已經失效。面對民進黨唱了30年政治老調,選民更關心切身生活問題,希望日子好過一些、薪資提高一點、年輕人不必離鄉背井討生活。

民調早已發出警告,民意對蔡政府施政不滿,對民進黨兩岸政策不認同。2016年蔡英文告訴選民,勝選執政後將「維持現狀」,遵從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有能力處理好兩岸關係。但兩年多來,現狀幾乎全然改變,中華民國被「去中國化」政策掏空,外交處境更艱困,大陸軍事壓力倍增,經濟成長果實依然由少數壟斷,庶民生活更艱困。尤其高雄,曾經是台灣工業之都,台灣第二富裕城市,1999年是世界第3大商港,吸引無數青年前來工作生活。民進黨執政20餘年,已成為一個市場蕭條的「北漂城市」,才讓韓國瑜有機會一根火柴點起反民進黨熊熊烈火。

這場選戰更重要的意義是台獨的破產,民進黨全面執政超過兩年,陳水扁2005年就承認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卻諉過國民黨立院席次過半。2016年民進黨已全面執政,國民黨不再有牽制台獨的力量,但台獨還是做不到。甚至獨派集結而成的喜樂島聯盟,選前發動正名公投遊行,成為最鮮明的台獨造勢活動,最後卻草草收場。

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更讓人看穿台獨手腳,民進黨深知其危險性,卻不願公開反對,只能以放任的態度任其自然發展。原先預期黨政不介入應不易成案,但事與願違,東奧公投不僅成案,更引起大陸及國際奧委會高度關切,國際奧會3度發函警告,行政院既不願公開反對公投,又不敢承擔失去參賽權的責任,只得把責任推給中華奧會。明知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公投自找麻煩,卻又拒絕承認。人民看清台獨只是國王的新衣,是民進黨政治動員的工具,民進黨卻捨不得放棄,讓人民無法原諒的是,欺騙帶來的惡果,要人民自己承擔。

今年的九合一選舉造勢場合,特別是韓國瑜的造勢活動上,公開呈現過去避之唯恐不及的中國元素,韓國瑜更在辯論會上承認「九二共識」,主張改善兩岸關係為高雄找出路。這些原本國民黨避之唯恐不及、民進黨抹紅對手的武器,如今已經失靈,新民意趨向十分清楚,人民不認為台灣可以完全切割與大陸的關係,韓國瑜自然敢於主張兩岸合作。韓國瑜的崛起,其實是「時勢造英雄」,民進黨與韓國瑜對立,就是與民意趨勢的對抗。

民意最大,蔡政府期中考能否過關,取決於人民的評判,最後結果雖尚待揭曉,但對兩岸關係而言,民氣可用卻非常清晰,大陸對兩岸和平統一大局,其實無須悲觀。

#韓國瑜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