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結果國民黨大勝,藍軍士氣大振,國民黨中央可能也很興奮,不過,我們要給國民黨潑一盆「冰水」,這場選舉是民進黨大敗,不是國民黨勝利,錯誤解讀將讓自己陷入更大的困境。

4年前,台灣出現一個最大的黨,叫作「討厭國民黨」,國民黨陷入信任危機,造成白色力量崛起,讓民進黨順勢在2014及2016年選舉勝選。4年後,民進黨全面執政2年,台灣又有新的最大黨,叫作「討厭民進黨」,民進黨顯然也陷入信任危機,九合一選舉果然重挫。

九合一選舉本來應該是兩大政黨挽救「信任危機」的選舉,民進黨要挽救其執政與理念的信任危機;國民黨要重建2008及2012年的人民信任感。不幸的是,今年選舉國民黨六都參選人,除台北市丁守中之外,都刻意迴避國民黨,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的候選人,都將這場選舉定調為「人民與民進黨的決戰」,就是為了要避免受到國民黨信任危機的影響。國民黨在「韓流」加持下勝選,是時勢造英雄與韓國瑜個人的成就,與國民黨中央無關。

國民黨的「信任危機」,關鍵原因在她失去了核心價值。在國家認同與身分認同上全面大撤退,不敢承認「我是中國人」,不敢反對民進黨「去中國化」,也沒有勇氣追求兩岸的永久和平關係,以為媚俗鄉愿、靠民進黨執政失敗就可以贏得選舉。國民黨勝選原因是「討厭民進黨」的人數太多,及淡化國民黨色彩的韓國瑜因素,並不是因為不討厭國民黨了,國民黨的「信任危機」依然存在。

民進黨為何陷入「信任危機」,關鍵也在於其核心價值。民進黨主張台獨,在野時可以鼓動選民,但全面執政就凸顯了它的虛假。兩任總統的實踐已證明,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但台獨立場卻迫使民進黨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因此就不可能好,台灣經濟也好不起來。因為台獨主張,基本教義派占據了道德制高點,讓民進黨失去迴旋空間,無法與主張「兩岸一家親」的任何候選人合作,包括標舉白色力量的柯文哲在內,其路線將愈來愈窄化,這次選舉正顯示民進黨「信任危機」的加劇。

台灣最大的危機在於無法解決內部認同分歧與兩岸關係正常化,面對這兩大難題,台灣已失去處理能力。民進黨的文化台獨讓台灣內部與兩岸之間的認同出現裂痕,一邊一國的政治台獨主張更加深了兩岸之間的敵意與對立。國民黨在這兩大難題上,不僅沒有解決的藥方,也失去解決的意願,放棄對「去中國化」的抵抗,在兩岸定位問題上以「各表」與「維持現狀」喃喃自語,無視大陸已調整新的對台政策。

九合一是地方選舉,人民暫時放下對兩黨的「信任危機」,把情感希望寄託在個人身上,如國民黨的韓國瑜、侯友宜與盧秀燕,他們並沒有解決台灣「大難題」的論述。換言之,兩黨都沒有能力處理「信任危機」問題,這就是台灣整體的「信任危機」。我們面對的不只是對兩黨的「信任危機」,而是對整個台灣的「信任危機」。

明年是關鍵的一年,國民黨如果不能徹底在理念與人事組織上脫胎換骨,將只能寄望繼續用「討厭民進黨」來贏得選舉。而選後的民進黨,若不調整其核心政策,只用繼續醜化國民黨、與大陸更敵對、向美國更靠攏的方式打2020選戰,使這場選舉成為「討厭國民黨」與「討厭民進黨」的對決,提不出解決大難題的論述與方法,最後結果必然是人民對台灣「信任危機」的加劇,這才是台灣的大危機。

本報呼籲的「無色覺醒」,關鍵字是「覺醒」,至於「無色」,不是「黨派」的無色,而是無塵、無染,「無色覺醒」是迎向光明的覺醒,是正能量的覺醒。民進黨30年前建構的台灣論述已經碰壁,但台灣歷經一次次選舉所奠定的民主,根基卻更紮實,台灣應該對民主有信心、有勇氣,來一場思想的覺醒。

九合一選舉與公投已經落幕,人民贏得勝利。下一次大選才是真正影響未來的選舉。2020年台灣需要的不是一般的政見,而是「前途論」與「方法論」,台灣需要的不是自說自話、一廂情願的期盼或願景,而是能夠實踐的目標與方法。「韓流」就是一次覺醒,它提醒兩大黨,人民需要發大財、過好日子,而不是意識形態的對抗!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