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五(11月23日)早上,中國大陸駐巴基斯坦喀拉蚩的領事館遭到恐攻。3名俾路支分離組織「俾路支解放軍」的恐怖分子試圖攻入中國領館,結果造成兩名警員殉職,3名恐怖分子也被擊斃。

為什麼攻擊中國?恐怖分子表示,因為中國支持巴基斯坦政府在俾路支省殖民,讓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少數民族。俾路支解放軍告訴西方媒體,中國是「壓迫者」(oppressor)。

這已是該組織今年第2次針對大陸的大規模攻擊。今年8月,1名自殺炸彈客強行闖進1輛運送大陸員工到俾路支省西南部山達克銅礦場工作的巴士,造成5名員工受傷。俾路支解放軍表示,此舉是「警告中國不要開採俾路支的礦物資源,不要侵占當地人家園」。

北京過去可能從來沒想過,中國從未對外殖民,卻被冠上殖民掠奪的罪名,並成為恐怖攻擊的對象。這就是「一帶一路」在對外推展時會撞到的牆。尤其大陸跟巴基斯坦關係密切,在這個被稱為巴鐵的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境內推動中巴經濟走廊,更被視為是非成功不可的旗艦工程。可是涉入愈深,就愈會捲入當地的衝突,而各個衝突又環環相扣。像俾路支分離主義就套在印巴衝突的大框架裡面,所以巴基斯坦指責印度,稱其刻意煽動俾路支分離主義,利用其破壞中巴經濟合作。這些都是北京要面對的複雜環境。

一帶一路也不是在權力真空中進行,而是從別國的後院穿過,所以自然會踩到別國的勢力範圍。中國和馬爾地夫的關係就是這樣。印度一直視馬爾地夫為勢力範圍,但馬爾地夫前總統雅門與中國相善,大筆的中資進入,印度的勢力一一遭到排除。印度的海軍縱橫印度洋,北起波斯灣的卡達,南到馬六甲海峽,都是其活躍範圍。若中國與馬爾地夫愈走愈近,並在馬爾地夫建立基地,必然威脅到印度在印度洋的勢力。所以過去雅門執政時,印度總理莫迪4年來一步都沒踏上馬爾地夫。

今年9月,馬爾地夫大選,親中的雅門落敗,新總統索里上任。11月17日索里就職,莫迪立刻飛馬爾地夫參加典禮,承諾給予基建援助,並邀請索里12月訪問印度。對中國而言,這是一帶一路的又一次撞牆。可是印度就因此可以加強與包括馬爾地夫在內的周邊小國關係嗎?也不一定,這還要看印度願意投入多少資源,以及願意開放多少市場給這些國家而定。如果印度只是想在戰略上取代中國,但卻在開放市場上不夠大氣,還是無法和中國大陸相抗衡。

從巴基斯坦與馬爾地夫的例子,再加上APEC峰會上美國副總統彭斯對中國帶路倡議的批評,可以看出大陸似乎在帶路倡議上碰到了瓶頸。可是從習近平即將到巴拿馬訪問一事,又可看到帶路倡議的成功。因為攤開世界地圖,可以看到世界幾條重要水道,如蘇彝士運河、巴拿馬運河、馬六甲海峽、直布羅陀等,都控制在西方手中。中國以帶路倡議打開西方對水道的封鎖,巴拿馬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所以帶路倡議不是大陸一些人稱的全是一帆風順,也不是反中的人說的處處碰壁,它有它的障礙,但也有它的突破。唯有從地緣政治、國際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細細梳理,才能還其原貌,也才能從中找到我們可以借力的機會。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巴基斯坦 #大陸 #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