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揭曉。22縣市拚搏,民進黨僅獲6席。六都重鎮,形成「南韓、北柯、中盧」3環態勢。政治地圖的大翻轉、綠衰藍漲的態勢、「韓流」捲起的政治旋風,令執政的民進黨如坐針氈。與此同時,台灣下一步的政爭,也風起雲湧。

有人認為,賴清德或民進黨內其他新人,可能代表民進黨參選2020年大選。也有分析說,政治形勢的變化將迫使國民黨進行改組,國民黨將上演世代交替。也有文章分析「跨越藍綠」、無黨派人士成為「熱寵」等新的政治態勢,以及與第三勢力崛起相關的新的政治論述。

操縱統獨遭滑鐵盧

這些研判在不同程度上,涉及台灣未來政局走向,非常重要。但這些研判有一個共同特徵,即沒有脫離選舉政治的窠臼。在強調台灣民主議程的同時,卻忽視了分析這次九合一選舉,為什麼民進黨對「統獨」議題的操縱,從「得心應手」淪為「滑鐵盧」?為什麼民進黨精心設計的「大陸威脅」,最終民眾並不買賬?

本文從另一個角度,將民進黨這次敗北歸納為:戰略上打不動「分裂牌」;經濟上,道路狹窄「走不通」;選舉上,「奧步」企圖處處受阻。由此導致的「三牌失靈」,加上民進黨「給球不要」,導致自陷困境。

戰略上的「分裂牌」,主要指2016年以來,民進黨的執政策略以「統獨議題」為綱,企圖分裂台灣。典型例證是蔡英文執政以來,其在「台灣主權」方面的「宣示」,超越了李登輝以來歷屆台灣領導人的表態。從這次選舉看,民進黨不僅有鞏固地方基本盤的短期策略,也有立足於長期分裂台灣的戰略意圖。例如將大陸視為「公開敵手」,同時進行「戰略升級」,宣稱美國一定會「保護」台灣這位「盟友」;企圖證明「只有民進黨才能給台灣安全」,結果是假象戳穿。敗選說明民進黨以「台灣主權」為賭注的戰略圖謀,及其所帶來的系統性風險,已經引起台灣民眾的警覺。

經濟道路的狹窄與「走不通」,指民進黨在民眾最關心的經濟問題上,由於無視台灣的經濟發展規律,一直拿不出有效的應對辦法。在區域層次,民進黨罔顧東亞經濟合作以大陸為主導的發展趨勢,執意推行「新南向政策」,走不通也要走,結果市場越來越小,道路越走越窄。在雙邊層次,台灣經濟有40%與兩岸經貿直接相關,民進黨卻故意在兩岸關係上處處設置障礙,以政治衝擊經濟,唱衰大陸經濟。

2016年大選前,蔡英文曾對台灣民眾許下「從世界走向兩岸」、「期待著逐步落實ECFA條款」等諸多發展兩岸經濟的「美麗諾言」。上任以來,卻沒有聽見民進黨認真說過一句有助於發展兩岸經貿關係的話。這次選舉中,台灣老百姓說:「我們等這句話,等了兩年等不到」。經濟道路的「不通暢」,直接影響的,是民眾的錢袋子。所以說選舉的結果,也是市場投票的結果。

民進黨「善於」打「奧步牌」,但這次失靈,究其原因,主要是台灣民眾反「奧步」、防「奧步」的意識增強,處處設防。為防止民進黨對「韓流」進行逆襲,許多防範措施紛紛提前出台,以致民進黨「奧步」的企圖處處受阻。

穩定兩岸關係,以大陸為腹地走向區域、走向世界,最符合台灣經濟的發展方向,但是民進黨卻處處設置障礙,千方百計要在兩岸關係中製造事端,搞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的「去中國化」。

為此,民進黨對大陸在經濟方面給台灣提供的政策優惠,「給球不要」,還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在台灣同胞的居住證等問題上,設限、查檔、刁難。在兩岸政治關係上,民進黨對大陸「聽其言,觀其行」的善意政策,也是「給球不要」,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的頑固立場,放棄大陸提供的參與兩岸關係發展的一切機遇,結果是民進黨自身失去在兩岸事務上的主動性。兩岸關係上的被動處境,進一步削弱了民進黨的執政形象。

刁難居住證大失策

「九合一」是地方選舉,但民進黨的這次敗北卻具有全局意義。選舉產生的影響可能是複雜的、多元的、需要經過歷史驗證的,但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今後將分裂圖謀包裝為台灣「主體意識」,在政治上將越來越難。經濟上,民眾也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兩岸的分離不符合台灣的利益。對兩黨而言,從台灣和民眾切實利益出發思量、改革,是贏得民心的關鍵。

(全文見中時電子報)

(作者為上海台灣研究會研究員)

#民進黨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