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這幾天與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互嗆司法獨立的理想與現實,是一番罕見的對話。司法獨立作為美國法治體制的組成部分,受到了公開質疑。

事情的背景是美國政治庇護法規漏洞百出,系統殘破,每年遭到數以萬計的案件濫用。漏洞之一是1個人即使非法入境美國,也可以請求庇護,因此導致案件大量積壓,政府不堪負荷,而且一旦庇護申請獲得立案,這個非法入境者便得以滯留境內,等待法庭開庭審理。問題是實際上這1名非法入境者可能屆時並不到庭,就此消失。

因而美國移民法改革已經刻不容緩,但美國的問題和台灣類似,國會朝野對立,端不出一個整體改革法案。於此同時,最近這一波來自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大軍,正準備利用法律漏洞闖關。因此川普於本月頒布法規,規定政治庇護必須在合法入境點才能申請,藉以適當管控。可美國的民權團體立刻回應,指控川普這項命令違反行政與移民法。

民權團體選擇訴訟的法院十分巧妙,不在南部,而是在聯邦第九巡迴法院轄下的加州舊金山聯邦地區法院。該法院法官提格(Jon Tigar)受理了該案,很快便頒布臨時禁制令,立即適用於全國,這是川普移民政策的一個挫敗。

川普是一個在語言風格上向來飢不擇食的反建制總統,司法雖然是獨立的一權,但是也屬於建制的一環,於是他毫無顧忌,立予抨擊。川普的批判方式是在感恩節前夕的20日直接扣上帽子,不點名奚落提格為「歐巴馬法官」。提格事實上是由前民主黨總統歐巴馬於2012年任命的。

美國代表司法權之首的大法官鮮少對政治新聞事件發表意見,前任總統歐巴馬有一回在國會遞送咨文,在座的大法官對他的發言不敢苟同而大搖其頭,都引起關注。但是這一次,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可能是對於扣上政治帽子實在萬萬難以承受,隨即在第2天正式破例發出聲明回應,不點名反駁川普,要維護美國的司法尊嚴和獨立。他說,「我們沒有歐巴馬法官或川普法官、布希法官或柯林頓法官。我們有的是一群非比尋常的、盡心盡力的法官,竭盡所能地對待每個人的平等權利。獨立的司法是我們應該感恩的。」

川普不甘示弱,3個小時之後便推文回嗆:「羅伯茲首席大法官,貴院的確是有『歐巴馬法官』。」「如果第九巡迴法院真的如你所說是『獨立的司法』機構就好了。如果是,為什麼那麼多(邊境安全)的案子在這個(自由派)法院提出?又為什麼其中絕大多數最後(在最高法院)被駁回?」川普的質問有根據,在歐巴馬時代,挑戰總統政策的案子也都提到保守傾向明顯的德州第五巡迴上訴法院。

美國由總統提名聯邦法官,政治性極難避免,總統一向提名與他意識形態相接近的法官。但是司法獨立,便非關政治,原則上法官便更應該根據法律和法哲學而非政治和政治哲學判案,這個準則是世界各國司法獨立難以充分實踐的眾多難題之一。司法獨立理念崇高,但其制度其實並沒有一個完美的存在。(作者為美國律師)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