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參謀謝亮講述剛果(金)維和經歷。
中共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參謀謝亮講述剛果(金)維和經歷。
聯合國剛果(金)維和穩定特派團總部前陣亡及因公殉職人員紀念碑。
聯合國剛果(金)維和穩定特派團總部前陣亡及因公殉職人員紀念碑。

中共十八大以來,隨著大陸軍隊改革不斷深化,越來越多的解放軍出現在世界軍事舞台上。他們體現中國負責任大國的擔當,為維護世界和平發揮著重要作用。推出《走出國門的解放軍》系列,走近這個時代「最可愛的人」。

2015年7月的一天,剛果東部邊境城市戈馬,多雲的天氣,一如既往地充滿不確定因素。謝亮身著迷彩作訓服,頭戴藍色貝雷帽,即將開始自己為期一年的聯合國軍事觀察員生活。

紀念碑銘記英雄長長名單後仍有留白

剛果街頭,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裝甲車輛正在巡邏,直升機在空中盤旋。維和部隊營區四周布滿鐵絲網和拒馬,站崗的哨兵荷槍實彈。

聯合國剛果任務區司令部大門前,謝亮在一塊紀念碑前駐足停留。一人高的碑面上,密密麻麻地鐫刻著自任務區成立以來因公殉職的維和人員。長長的名單後,還留有空白。

「這是對為崇高的維和事業捐軀的官兵們最好的紀念,也是對繼續奮戰在維和一線的官兵們的鼓勵。也是在提醒大家,時刻採取安全措施,確保生命安全。」謝亮如是說。

初來乍到填寫「傷亡撫恤金受益人」

軍事觀察員報到處,謝亮正在認真填寫報名表格。「傷亡撫恤金受益人」?!謝亮心中思緒萬千。軍校畢業後就一直從事對非洲軍事合作的他,對於非洲的局勢尤其剛果的形勢並不陌生。但表格中的內容,似乎愈發提醒著任務區的每個人,維和任務時刻與危險相伴。

2016年4月4日凌晨一點多,與剛果(金)首都金沙薩一河之隔的剛果(布)首都布拉柴維爾突然傳來交火的槍聲和爆炸聲。

凌晨三點左右,剛果武裝叛軍發動軍事政變,已經攻到了剛果首都的邊緣。河對岸就是謝亮所在的聯合國駐剛果維和營地。

突然,一枚流彈突然向謝亮所在營區飛來,「砰」的一聲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辦公室側面的牆壁上鑽出一個洞。上級指令,立即到交火點附近調查取證。

「我去,誰跟我一起?」正擔任軍事觀察員隊代理隊長的謝亮站了起來,望著身邊的隊友們說。這一刻,辦公室內的空氣似乎凝滯了。「當時大家還是比較遲疑的,誰都不想領那個撫恤金寄回家。」謝亮回憶說,「在軍事觀察員隊,我是唯一一個來自大國的軍事觀察員,感到責無旁貸,使命在肩。」

一位來自尼泊爾的隊友站了出來,說:「我跟你去。」

隨後,謝亮和來自尼泊爾的隊友一同前往距離交火點最近的剛果河岸邊記錄觀察,並迅速返回到槍擊現場調查取證。回到辦公室的那一刻,留守在辦公室的隊友向謝亮和尼泊爾隊友豎起了大拇指。

「我們做出分析,河對岸武裝叛軍蓄意襲擊聯合國營地,以便擴大政治影響。」謝亮回憶說,「分析得到了總部的認可,引起了聯合國維和部隊高層重視。」

衝突一線譜寫「最帥的逆行」

2016年5月,剛果政治局勢異常動蕩。政府軍和反對派之間進行了激烈地角逐,時常會爆發一些導致流血衝突的示威遊行。這一天,謝亮從住處趕往營地上班的路上,一種肅殺的氣氛在剛果首都金沙薩城區中蔓延,號稱3萬人的反對派示威大遊行即將開始。

「越是接近衝突核心區,大量當地的民眾和車輛越不斷地往外走,」謝亮回憶道,「我們是逆著人流和車流反向行駛,感覺到自己是最帥的逆行,迎著風險前行。」

反對派示威的人群高喊著各種口號,激動的人群一路打砸沿街商鋪。在距離雙方對峙點不到50米的距離,謝亮和隊友開始拍照取證。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槍響。謝亮說,「為了第一時間獲取畫面和圖像,我們不得不再次往前行進。」

為了壓制暴力示威人群,軍警部隊開始鳴槍示警,同時向示威人群投擲催淚瓦斯。

謝亮回憶說,「不排除示威人群中出現打黑槍,甚至襲擊聯合國維和人員以擴大政治影響。」

作為巡邏隊長,謝亮駕駛汽車快速取證後全速撤離現場,漂亮地完成任務。

珍視和平中國維和書寫世界一流

執行聯合國維和任務的經歷,讓謝亮愈發感到了和平的珍貴。

今年是聯合國維和行動開展70周年,也是中國參與維和行動28周年。目前,中國已經成為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部隊最多的國家,被國際社會譽為「維和行動的關鍵因素和關鍵力量」。

截至2018年2月,中國共有2500餘名維和人員在9個任務區執行維和任務,在維和行動出兵國中排名第11位,在安理會五常中居首位。2016年-2018年中國聯合國維和攤款在全體會員國中居第二位。

人物檔案 謝亮

中共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參謀,多次參與中外聯合軍事演習、戰略磋商等重要軍事外交行動,多次立功受獎。2015年7月至2016年7月,擔任聯合國剛果穩定特派團軍事觀察員。期間,受到維和部隊司令嘉獎並被授予維和勳章。

#任務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