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是牽涉與處理與其他國家相關的事務,必須遵照國際間的規則及慣例,並考慮到其他國家的規則及習俗,不能隨心所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最近我國駐日大使謝長廷在日本安倍首相在巴紐與習近平一同參加APEC領袖會議的外交敏感期間,居然沒有留在東京駐守待命,反而請假回台灣從事與其擔任大使職務完全無關且應迴避的活動,公然站台為民進黨助選,引起各界一片譁然與撻伐。

筆者從事外交工作多年,對謝長廷大使這種作為更完全不能接受,主要原因有三:

一、大使對外代表國家,代表國家的整體利益及形象,只能表達國家的立場,任何時刻、任何場合都絕對不能對自己國內具爭議性的政治議題表達個人意見,更不能公然直接涉入國內選舉,這是任何國家大使都應、也都會遵守的最基本規範。謝長廷不懂,外交部不能不懂,平日對謝長廷大使在臉書中對國內政務亂發個人議論不置一詞外也就罷了,居然准假謝長廷回台助選,嚴重失職。

二、謝長廷大使請假回台助選期間,正值日本首相與習近平在巴紐一同參加APEC領袖會議的對日外交工作的高度敏感期間,任何大使都應留在東京前線領導大使館同仁密切關注待命隨時出擊,謝長廷大使在這種重要期間請假回國是不尊重自身應盡的職責,棄離職守,返台從事與大使職務不相關且不能做的工作,更屬嚴重違紀失職。

三、日本是一個極為重視外國派來大使的身分及地位的國家,也很在乎各國駐日大使在任內的一言一行,所以各國對於選派駐日大使時也都極為審慎。以美國為例,駐日大使包括前參院多數黨領袖Mike Mansfield、前副總統Walter Mondale以及甘迺迪總統的女兒Caroline Kennedy等,都屬德高望重、各方矚目的人士。中國大陸擔任過駐日本的大使也都是其外交界菁英中的菁英,包括其現任外長王毅及駐美大使崔天凱。謝長廷大使上任以來諸多言行一再在國內引發負面爭議,這次又鬧出以現職大使身分返國為自己政黨助選的爭議,這種在日本絕對不會被接受、明確違反外交官員應有分寸的行為,會令日本政府感到突兀,從心中看輕謝長廷大使,從而看輕台灣。

中華民國的外交本來就處劣勢,但是憑藉我們專業外交官團隊的高度素質及不懈努力,歷來也達成了許多艱困的任務,不辱國命,且贏得世界各國的尊重。民進黨政府嘴中講重視對日關係,但派去的駐日大使荒謬言行卻一再引發爭議,成為國內社會負面批評的目標,不僅傷及國家,也一定會傷及我們與日本的關係,絕不能等閒視之,以免事態更加嚴重。

(作者為前駐紐西蘭大使)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