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終於「被下台」,希望她能體會「大限來時各自飛」的道理,政治本來就是最現實的場域,在蔡英文總統必須全力自保的此時此刻,確實已沒有太多心力可以顧及吳音寧。

簡言之,相對於民進黨正在進行的內鬥風雨、相對於民進黨2020可能出現的風雲變色,吳音寧的去留,實在是一件小事。就她個人而言,她疏於觀風測向,沒有在第一時間向行政院長賴清德等做出負荊請罪的樣子,而是擺出負隅頑抗的姿態,就注定了會以如此狼狽的身影下台。

大家都知道風向變了,吳音寧會天真到看不出來嗎?或許她想用最後的堅持力守僅存的尊嚴,那麼,被北農董事會解職,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畢竟面對自己的看不懂財務報表等等,吳音寧從來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悔意,當然也就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歉意;甚至在民進黨因為敗選而哀鴻遍野時,她還是如此自反而縮,長官也只能打開天窗說亮話,直接叫她走人了。

在內心深處,吳音寧還可以自圓其說,錯的是那些用謊言攻擊她的人。而她一直是那麼兢兢業業,把水果賣到帛琉,為台灣農業做了那麼多、那麼多啊!然而,一個北農總經理做到農民不爽、盤商不服、農會不甩的程度,也實在少見。吳音寧是個有才華的文青、一個充滿正義感的社運人士、一個報導文學作家,但是,她是否適合做一個需要與各種利益團體周旋的經理人?老實說,答案十分明顯。只可惜她沒有自知之明,提拔她的人,則沒有良心。

殘忍的是,民進黨裡那些反應迅速的人,早已想好藉著踩踏吳音寧來墊高自己,以避開民意洪流的沖刷。例如早早放話「吳音寧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的農委會主委林聰賢,甚至連昔日農陣老友、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都已提前表態「讓音寧離開這個位置」,更別說那些躲在暗處放話「吳音寧是民進黨敗選頭號戰犯」的人,等著看吳音寧笑話、要她下台的人太多了。

吳音寧如果對民進黨的選情有影響,也僅僅是個象徵。她的出線與存在,具體而微呈現出全面執政的民進黨用人有多麼任性、多麼傲慢;胡作非為的是民進黨的高層,是那些「噁心的大人們」。因此,拿吳音寧來祭旗、要她扛起民進黨敗選的責任,不但荒謬,更是可惡。

如果花媽陳菊可以穩如泰山、賴清德可以文風不動、吳宏謀可以輕騎過關…,以至於若干敗選的人可能陸續入閣,吳音寧卻必須為敗選下台,那證明民進黨就是烏合之眾、就是個痞子政黨,無品無格,怯於面對問題、集體逃避責任。

吳音寧是該下台,但不是作為民進黨敗選的戰犯,而是不稱職的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在她的詩集《危崖有花》裡有首動人的詩〈我是知道的〉,寫著「自己一個人,蹲在暮色中/盯住熊熊烈焰,迎面燎原。」把整個江湖丟給吳音寧一個人,殘忍的是民進黨的高層,他們合作拱出一個錯判形勢、踉蹌蒙羞的吳音寧;然而,從早該下台的6月留到現在,被凌遲的何止是吳音寧?更是廣大生計被耽誤的農民。

(作者為作家)

#民進黨 #吳音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