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蕭平實為首的正覺教育基金會誹謗藏傳佛教多年,批評藏傳佛教是冒牌喇嘛教,而且以「性侵」之名惡意抹黑藏傳佛教的修行者,認為「喇嘛的無上瑜伽修行就是與女信徒性交」。這些言論不但公開論述,還印成宣傳單到處廣發,使得在台灣的藏傳佛教信徒深受其擾。為此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的「西藏宗教基金會」狀告法院,法院日前裁定正覺會要登報道歉,算是還了藏傳佛教的公道。

法院裁定正覺會應該要刊登半版的「道歉聲明」,正覺會只用了半版的1/8,小小刊了一則「澄清聲明」,用另外7/8的版面做「補充聲明」,繼續誹謗藏傳佛教,除了重申宗喀巴大師著作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冒用佛教名相推廣邪淫的雙身修法之外,且力勸民眾不要被誤導。真正是「大街罵人,小巷裡還死不道歉」。

正覺會是一個號稱佛教的修行團體,但是經常誹謗其他的教團,尤以藏傳佛教為首要的打擊對象,不僅專書誹謗,還在基金會的大樓外長期張貼「藏傳佛教非佛教,喇嘛非佛門僧人」的廣告招牌,十分醒目。

正覺會對於藏傳佛教幾乎只以宗喀巴的兩本《廣論》為本,就斷章取義認為藏傳佛教在搞雙修法,無視於藏傳佛教自7世紀以來的千年傳承,以及無數大成就者的著作。即使是漢傳佛教也沒有否定過藏傳佛教,兩者同為大乘佛教的一支。

蕭平實為了壯大自己的聲勢,不僅誹謗藏傳佛教,還誹謗當代所有的漢傳佛教修行者。例如他批評印順法師的人間佛教是邪說,倡導意識心取代如來藏正法。他也批評星雲法師「不懂三乘菩提,以致所教導之知見粗淺。故佛光山信徒往往不知佛教之大異其他宗教所在。」並以專書《入不二門》誹謗星雲法師的禪宗見解。他甚至批評他的皈依師父聖嚴法師不知法,「足跡遍及五大洲,每年往來於世界各地誤導眾生」,從未見佛教徒敢如此詆毀上師者。

蕭平實更誹謗歷代禪宗祖師,稱「古來禪宗一般證悟之禪師,猶未能知真唯識量內涵,何況古今錯悟之禪師及未悟之凡夫。」他批評所有的當代修行者都未證得如來藏,別人證的都是意識心,只有他懂如來藏,貢高我慢到了極點,就差沒有自稱是佛。

蕭平實自己說過,「毀謗善知識,就是毀謗正法。如果有人想知道毀謗正法、毀謗善知識的罪過,可以去讀《藥師經》、《不退轉法輪經》等。讀過這些經典後,思維這個果報時,一定會毛骨悚然。」

他雖然說得滿口佛言佛語,但許多佛教界人士對於他的誹謗不願回應,認為「他根本外行,不值得浪費時間」。

法院裁定,蕭平實和正覺會必須登報道歉。他誹謗了藏傳佛教,更汙衊全世界上千萬的藏傳佛教信徒和西藏人民,誰才是外道,還不夠清楚嗎?

#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