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11月30日提出「我是台灣人,我是中國人,我的中國是中華民國」,得到非常正面回響,網路投票有2萬人參加,93%的網友支持,7%的網友不支持。

此刻的我,正在芝加哥,準備開始美中、美南7城的巡迴演講。沒有預期的「抹紅」,從台北飛芝加哥的15個小時飛行中,是過去幾個月選戰期間難得的平靜時刻,我思考,糾結在當前兩岸關係框架下,對台灣或兩岸只是無限期延長統獨之爭,假如採用「創造性破壞」模式會如何?

因此,我在抵達芝加哥後提出「兩岸應商議興建跨海高鐵」的概念。有人可能說我的「大頭症」變得更嚴重了,或是擔心以「木馬屠城記」方式出賣台灣,特別是過去幾年中國大陸提出「京台鐵路」方案時,就被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打臉,表示「不可能」以及「不友善」,現在民進黨執政兩岸關係急凍,敵意不斷升高,這提案看起來更是天方夜譚。

先不論現在可不可行,讓我們憧憬一下兩岸高鐵通車時的情境,跨海高鐵將是人類交通建設史上的創舉,兩岸關係和平穩定、友好密切;兩岸各行各業必然蒙受其利,高科技產業、製造業、投資、物流、文創、影劇藝文、觀光不再受限局促於台灣島上。

台灣繁榮發展有三個基礎:開放的精神、豐富的人才、堅實中華文化的底蘊,將透過兩岸高鐵開啟寬敞大門,創造更高價值。

回到現實面,跨海高鐵在「現狀」當然不可能,不但主張「一邊一國」或「兩國論」的民進黨政府嗤之以鼻,主張「一中各表」的國民黨也未必有勇氣打破傳統思維,但我提出的並不是今天就要做,目標是放在未來10年、20年後的兩岸。換言之,我就是要打破現行兩岸關係框架,打破虛虛實實的口號,促進兩岸人民構思、共創出兩岸的未來。

光是在討論共建兩岸高鐵的過程中,就將帶給兩岸巨大衝擊,無論資金、技術、開發、興建與管理,兩岸將在一定「共識」的前提下達成互利互惠決策,為兩岸交往創立新模式。

我主張的「我是台灣人,我是中國人,我的中國是中華民國」與國民黨的基調未必一致,目標之一也就是希望能跳出既有的窠臼,尋找新的倡議。

同樣的模式將為處理兩岸間的政治議題樹立典範,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結果,無論統一、獨立或任何其他可能方式,必然要為兩岸人民所共同接受。「良制一國」不是政治話術或口號,而是最務實可行的結果,但唯有透過符合雙方共同利益的具體計畫為起點。

賣菜郎韓國瑜的「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喊出了台灣選民的心聲,也引起對岸的共鳴,兩岸有太多太多共同之處,提出跨海高鐵只是拋磚引玉,希望引領出更多想法。(作者為前總統府副祕書長)

#國民黨 #關係 #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