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10月公布第3季GDP為6.5%,從去年全年GDP為6.9%,今年第1季及第2季分別為6.8%及6.7%來看,大陸GDP呈逐季下滑態勢,第3季的6.5%更是創下2009年第2季以來新低,總體經濟表現令人憂心。

從影響大陸總體經濟的三駕馬車:出口、消費及固定資產投資來看,第3季的出口和消費增長年增率與第2季相比基本持平,但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不僅較第2季下滑,也遠低於出口和消費。

固定資產投資今年以來持續下滑,但值得注意的是9月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已小幅反彈至6%,顯示自7月底政治局會議提出基建補短板之後,積極財政政策浮上檯面,從9月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小幅反彈,可看出積極的財政政策效果已慢慢顯現。

今年以來陸股弱勢的因素,主要還是來自於金融去槓桿及中美貿易戰。2018年的政策主軸是供給側改革中的金融去槓桿。從2017年開始,金融監管力道漸進增強,廣義貨幣M2年增率持續下滑,這也意味著金融機構將流動性收緊,金融市場先去槓桿。

由於貨幣流動性的收緊,過去以加槓桿方式的舉債都不可行,反應在今年以來社會融資餘額年增率的持續下滑,整個經濟環境從金融去槓桿走成了實體經濟去槓桿。但在今年6月過了銀行每半年的考核後,貨幣市場流動性也漸趨寬鬆。

今年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已進行了4次定向降準。

1月及4月的定向降準與春節錢緊及置換MLF到期有關,7月後的降準則是實質釋放了流動性,以目前大陸7日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約2.6%,與2016年10月債災前的利率水準是相當的,顯示現在的貨幣環境是寬鬆的,但問題在於資金並未流入實體經濟。

因此為了幫助企業度過融資難關,11月初人行再降金融機構對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1%,同時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決定,為引導金融機構下放授信審批許可權,將小微企業貸款業務與內部考核、薪酬等掛鉤」。

今年以來,大陸貨幣政策經歷了合理充裕到定向降準、到督促加大信貸投放力道的政策目標,一直到11月的降息,直接把銀行的業績考核和小微企業貸款業務綑綁在一起,是最直接對中小企業挹注流動性,這次的政策寬鬆尤具意義,後續需觀察社會融資餘額年增率是否上揚,寬信用的政策效果才會顯現。

今年3月22日美國貿易代表處公布301調查報告,中美雙方自7月6日開始各自將對方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關稅,中美貿易戰的帷幕就此拉開。至12月1日G20峰會上,川普與習近平會晤達成暫緩原訂在明年1月1日提高關稅的計劃,貿易戰暫時停火90天,而大陸則承諾從美國購買農業及能源商品,以縮減兩國貿易逆差。

12月3日國際股市因為中美貿易戰緩和而大漲,但中美貿易戰最終仍需看到大陸對於美國要求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對於高科技產業的強迫技術轉讓及大陸對於本地企業的補貼,這些大陸能提出美國能接受的具體回應,中美貿易戰才有真正獲得喘息的機會。短期看陸股市場,在中美貿易戰的訊息反覆,最終仍要回到內部市場。目前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環境轉好,但政策效果需要時間確認,今年股市跌幅大、本益比低,從長線看陸股是相對安全的投資市場。(元大投信指數暨量化投資事業群)

#中美貿易戰 #中美 #貿易戰 #陸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