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人力短缺難補足

8年級生蔡依珊投入長照行列,平時不僅照顧長輩,還哄他們開心。(蔡依珊提供)

長照2.0去年上路,照服員人力不足一直為外界所關注,衛福部坦承,截至今年10月,人力仍未補足,尚有1500人缺口。照服員吐露心聲指出,照服員是一份勞損的工作,辛苦卻不受尊重,曾有人被三字經問候,也有居家照服員受到性騷擾、攻擊,卻無從求助,許多考執照者往往抱持著「拿到了再說」的心態,不一定願意投入照護市場。

居家照服員待遇3.2K

根據監察院今年發布的調查報告,照服員去年9月共短缺5687人,推估2020年人力短缺恐逾8000人。由於衛福部迄今尚無法補足人力,遭立法院衛環委員會決議凍結200萬預算,要求衛福部提出5年需求的人力規畫後再解凍。

衛福部長照司專門委員周道君表示,為解決照服員的人力問題,衛福部提出一系列的因應方式,包括增加訓練人數,讓有意願者能得到受訓機會、調整居家照服員及專科畢業人員的待遇至3.2K,另將服務單位請領補助的方式,由現行的時數計算改為以項目計算,以提供更多的補助。

薪資低難吸引年輕人

周道君指出,今年照服員增加5000人左右,成長幅度約20%,但截至今年10月,人力缺口尚有1500人,由於外界仍存在照服員是在替人拍背、洗澡及打掃的錯誤印象,也影響人力的招募。

「照服員應該就是照顧老人」、「人少又低薪的工作」、「很辛苦吧?」提及照服員的工作,不乏得到這樣的回應,甚至有人將照服員誤解為鐘點工。照服員蔡依珊表示,照服員常因工作被誤解,被外行人貼上標籤,加上職涯發展不廣,許多人紛紛轉往護理界、社工界,又因薪資較低,難以吸引年輕人投入。

花蓮縣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長照部主任顧康橋表示,照服員面對行動不便者,從床上搬到輪椅非常傷身,辛苦卻不受尊重,自己就曾受到長輩三字經問候。

職場不友善能閃就閃

另在居家照服員方面,往往需要單打獨鬥,一旦受到性騷擾、攻擊,卻無從求助,僅能在事後到照管中心請專員幫忙。顧康橋說,同是照護員的同學,在備餐的時候,就曾遭失智阿嬤以枴杖攻擊頭部,自此身、心受創,從此不敢待在狹小的電梯內,職場環境的不友善,不僅令人不願進來,待也待不久,提高薪水也無法解決這些問題,缺人的問題將會一直存在。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