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煌雄表示,「東廠」事件嚴重挫傷政府公信力,他選前就不看好民進黨選情。圖為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曾銘宗(中)率領黨籍立委將「東廠」字樣看板貼在促轉會大門牆上。(本報資料照片)
黃煌雄表示,「東廠」事件嚴重挫傷政府公信力,他選前就不看好民進黨選情。圖為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曾銘宗(中)率領黨籍立委將「東廠」字樣看板貼在促轉會大門牆上。(本報資料照片)
杯葛「東廠」預算審查 藍委翻桌、搖椅氣氛火爆

促轉會前主委黃煌雄接受本報專訪,他坦言,2108選前大家都在講「1124滅東廠」,顯見此事挫傷政府公信力,讓他選前就不看好民進黨選情,但結果比他預判的還慘。他再度重申,促轉會只剩1年多的時間就要提出總結報告,必須抓緊時間找出新主委並重組團隊,才能完成工作並浴火重生樹立形象。

黃煌雄日前發表一篇名為〈一份獻禮─促轉會浴火重生的路徑導引〉文章,他說,會寫該文是因為自己當過100多天的促轉會主委,對促轉會有感情也有責任,離開後已沉澱下來了,可以更認真徹底的省思一下過去和往後促轉會可能要面對的種種。

他說,其實在選前就已構思好文章架構,選後又看到行政院長賴清德的談話提到促轉會,就覺得可以發表了。

至於當初為何要請辭?黃煌雄說本來高層不讓他辭職,最後是他堅持要辭職的。當然就是因為九一二事件(東廠事件),他這一輩子沒做不公義的事情,從沒有那樣公開向人道歉,事件當事人不是他找來促轉會,他也不熟,說的內容他事先也不知道更不認同,但發生了他要負責一切,出面道歉後,也萌生辭意。

針對促轉會主委懸缺至今,他指出,從請辭到選舉日間隔1個多月,固然在選前的氛圍不可能正式提名人選,但總統府和行政院要私下先想好人選並跟對方談過,授權對方組成適當的團隊,畢竟找人和組團隊都需要時間。

記者詢問為何促轉會陸續公布的平反名單中,部分是大陸宣稱的中共地下黨人?對此,黃煌雄稱,名單主要從白恐和二二八基金會的補償名單而來。

至於辭職後的生活,黃煌雄笑稱自己還是很忙,他希望能夠仿效英國倫敦政經學院(LSE),籌辦台灣/台北政經學院(TSE),像LSE締造引導20世紀三大思潮的大師一樣,讓TSE引領未來世界風潮,這比當促轉會主委還有意義。

#促轉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