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有警察終於不是孤兒的感覺,想哭!但更想大聲謝謝內政部徐國勇部長,謝謝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的委員們,謝謝你們押著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的長官們,到高速公路的現場去體驗國道警察執勤時的「危險因子」,不是警政署杜撰的想像,而是國道員警的日常,終於國道警察的危險加成露出曙光,行政院人事長允諾通過後溯自明年元月發給。

如果不是今年選舉前夕的凌晨,21歲的王黃冠鈞跟隨兩位學長執行警戒故障車勤務,在到場11秒即遭到疑似疲勞駕駛的後車追撞,王黃傷重不治,而他的父母為他捐出器官遺愛6個家庭,又呼籲各界重視公路警察的執勤安全問題後,總算引起輿論重視,而在立法委員的質詢下,相關部會終於有了回應。

內政部長、行政院人事長和立法委員一行親臨五楊高架路段體驗時,聽說剛好是下班的塞車時段,根本無法反映出這7個月來王黃冠鈞、郭振雄、葉家豪3位國道員警殉職的清晨、深夜時段,國道上車速動輒破百的風馳電擎,同仁宛如在槍林彈雨中搏命執勤的危險。危險加成只是起步,但如果不改善他們的執勤安全裝備,一切還是枉然。

這個問題存在已久,血淚斑駁,但是員警與家人的痛苦哀號,有權力解決的高層諸公置若罔聞。這幾年來國道員警殉職頻傳,多半都是他們在國道上處理交通事故、取締違規、排除故障車輛、戒護人車安全時,遭後方來車追撞,他們的殉職都與公路警察在處理事故時缺乏合格的安全防護裝備有關。國道警察局的預算由警政署編列,經常受到政治影響而被惡性箝制,甚至隨著行政院預算逐年定額減編統刪,雖然配備BMW紅斑馬,但是因為預算不足,維修經費與國產警車無異,因為勤務特性出事率較高,但保險經費不足,甚至有出險要由同仁高額自付的怪現象;而警車上的警示燈流明度、警笛的分貝都未針對高速公路的車速予以合理的提高,甚至連反光背心或警示錐仍然只有被動光源,都是造成國道員警高傷亡的原因,更遑論現在高公局為施工人員安全配備的防撞車輛!

我們不敢奢求國道員警的執勤配備上比最高規格的歐盟交通警察執勤安全標準,即便連大陸對交通警察的執勤安全都有這樣的規定:「在高速公路上應當將執勤點設在收費站或者服務區、停車區,並在至少兩公里處開始擺放發光或者反光的警告標誌、警示燈,間隔設置減速提示標牌、反光錐筒等安全防護設備。」

試想,如果國道警察在處理連環車禍、排除事故時,高速公路的行控中心已經在數公里外的跑馬燈上發出減速警訊,甚或,如果紅斑馬的警示燈流明度夠高、警笛夠響、反光錐筒的光度夠強的話,說不定駕駛人都可以注意到警察正在處理交通事故而減速慢行通過,這些弟兄的生命也多點保障。

國道公路警察的執勤裝備並沒有因為同仁殉職而有所改進,警政署固然責無旁貸,但是主管交通安全的交通部、行政院不是更對不起這群冒著生命危險在國道執法的警察嗎?當警察機關被迫比照其他行政機關縮減預算到無以為繼時,難道不應從鉅額交通罰款的收入撥一些作為改善交通警察的安全應勤裝備嗎?

徐國勇部長,謝謝您!請您終結國道警察像孤兒的命運,為他們爭取合理的執勤安全吧!(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預算 #裝備 #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