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談轉型正義很糾結,很複雜,很龐大。舉凡:二二八、白色恐怖、土地正義、原住民問題、威權時代、威權符號、威權文本、教科書、銅像、鈔票、公共建築、農會漁會、水利會、小學教室掛什麼像等,什麼都可以談,甚至連社會語言也可以掛上勾。無所不包,無所不在。

民進黨人老是舉東德為例,談如何實現轉型正義,但就沒有人為台灣的「轉型」做一個清楚的定義。沒有定義「轉型」是什麼,談「轉型正義」,不是很荒謬嗎?

先說「轉型」。要轉型當然是因為要從過去的威權政治轉型到民主政治,那就涉及威權政治如何定義。一般說來,從開始實施戒嚴的1949年5月19日頒布戒嚴令開始,到1987年解除戒嚴,共實施38年。從此之後,台灣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開放兩岸探親,若說這是台灣實施民主轉型的轉捩點,大概沒有人會反對。李登輝後來的「寧靜革命」,也是延續蔣經國的規畫,推動國會全面改選,落實民主法制。

若如此,那台灣的民主轉型,就是從1987年,蔣經國宣布解嚴開始,而李登輝即是作為蔣經國的繼承者,實現了對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名譽恢復與補償。那麼,從蔣介石的保台,到蔣經國、李登輝,這一脈相承的國民黨,到底有沒有實現台灣的民主化轉型呢?

毫無疑問地,從《自由中國》胡適、雷震、殷海光等以降的自由主義傳統,追求民主政治的理念,對台灣有深遠的影響。黨外時代的民主運動、保釣運動的青年覺醒、1970年代的經濟起飛與中產階級的崛起、美麗島事件的衝擊、1980年代的社會運動,對台灣的民主化都有無可磨滅的貢獻,但蔣經國仍是推動轉型的決策者。如果沒有這關鍵的民主化定向,就不可能有民進黨的上台與陳水扁的執政。那麼「轉型」要從何時開始算起?

總不能說,陳水扁上了台,台灣才開始轉型吧。如果要這樣,那陳水扁之前的所有國民黨都要清算,則李登輝時代賣掉的中廣土地,如今蓋了帝寶,要不要也像中影一樣清算一下,再涷結財產、收歸國有?住裡面的所有人都掃地出門?

如果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可以不算,那三中怎麼算?那是在民進黨執政時代的事。如果李登輝與蔣經國可以不算,依現在黨產會所計算的,只有蔣介石的時代才算「威權時代」,但蔣經國分明是繼承蔣介石、李登輝繼承蔣經國,政權的歷史是延續的,請問威權統治的時間要怎麼算?轉型的時間點要怎麼定義?

這一切都不說清楚,法律上也不定義,就以「威權時代」歸納之,定義也是由民進黨政府說了算,扣押財產也是由黨產會直接向銀行下令,缺乏司法的審判,這不是獨裁,什麼才叫獨裁?更何況現在民進黨的執政者,都不是真正在黨外時代抗爭的戰士,而是一群解嚴後的投機分子,那蔣經國所做的「民主轉型」不就白費了?一切變成民進黨投機分子的新獨裁。

所以呢?現在已經變成蔣經國啟動「民主轉型」,而民進黨要重回獨裁了嗎?

民進黨所謂「轉型正義」之荒謬,恰恰是在於它缺乏台灣民主轉型的史觀脈絡。和東德不同,台灣的民主轉型不是靠革命、群眾運動去推翻政權,一夕巨變而來,而是在民間壓力下,威權政府體認到「時代在變,潮流在變」(蔣經國語)逐步推動,歷經二十幾年才實現政權輪替的。到如今,已經三度輪替,一切都可依法治理。所謂「轉型」,沒有革命般的斷裂點,而是長期的歷史實踐。這才是台灣民主轉型的真相。

缺乏台灣史觀,搞不清真相的「轉型正義」,就只會鬥爭。荒謬到連白色恐怖時代的紅色革命家都要被他們平反,宣告「無罪」,恐怕當初那些為了「換國旗」而灑下烈血的革命青年,也會感到可恥吧。

把台灣長時期奮鬥而實現的民主轉型,誤認為民進黨的革命成果,這才是最大的荒謬。建立在錯誤認知的「轉型正義」,就注定只會在清算鬥爭、惡整銅像、鈔票、建築物等小事上打轉。只想做個東廠公公,就一點都不意外了。

2006年,紅衫軍之際,有人為維護陳水扁的貪腐,提出「轉型正義尚未完成」,我即寫過〈轉型正義,放屁〉一文。當時引起一番論戰。現在,事實再度證明,果然如此,並且東廠放屁,更加惡臭矣。(作者為作家)

#民進黨 #民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