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12月16日,中美發表聯合公報,宣布自1979年元旦起正式建交。兩天後,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拉開了改革開放的帷幕。如今40年過去了,改革開放不僅使中國大陸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美國也從中獲益良多,中美關係更是伴隨改革開放一路成長。近年來,美國對華認知趨於惡化,兩國摩擦不斷加劇,這在很大程度上源於美國對中國改革開放既充滿期待又無比失望的複雜心態。

美對中期待又失望

首先,40年來美國深度參與了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也是改革開放的重要受益者。在經貿領域,隨著中國不斷擴大開放和推動市場化改革,美國獲得了對華投資、進入中國市場等大量商業機會,對美國經濟增長、就業創造、企業盈利等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比如,2015年美國對華出口和中美雙向投資為美國國內生產總值貢獻了2160億美元,提升美國經濟增長率1.2個百分點,同時支持了美國國內260萬個就業崗位。再比如,2016年美國企業在華銷售收入約6068億美元,利潤超過390億美元。雖然眼下中美貿易戰激戰正酣,但40年來絕大部分美資企業在中國市場收穫頗豐,未來他們仍然看好在華貿易和投資前景。

此外,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政治上變得更加民主、社會更加開放、文化更加多元、人民生活更加自由,對外事務上也積極參與全球化並融入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體系。無論對比毛澤東時代封閉的中國,還是同時代僵化的其他社會主義國家,40年前鄧小平啟動的改革開放無疑更加符合美國的期待與利益。

因此,儘管目前中美關係動盪不安,美方對改革開放仍不乏積極的評價。今年9月,美方官員在中國駐美使館出席新中國成立69周年招待會時曾表示,「中國日新月異的發展以及中國人民無窮的創造力和活力令人讚歎。美方尊重中國人民和中國走過的道路、取得的發展成就以及未來的巨大潛力」。雖然有客套的成分,卻也不失為實話。

其次,中國的改革開放並沒有完全按照美國的預期推進,從而使美國產生強烈的挫敗和失望情緒,進而對中國百般指責。今年2月,兩位歐巴馬政府時期的美國高官聯合撰文《北京如何辜負美國的期望》,開門見山指出,「美國對於自身決定中國航向的能力總有一種迷之自信。但中國讓美國的期望再三落空」。具體而言,半個世紀以來,「胡蘿蔔或者大棒都沒有能對中國產生預期的影響。外交和商業接觸並沒有帶來政治和經濟的開放……相反中國推行了自己的路線,並且在此過程中讓美國的一系列期望落空」。

今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更是發出討伐中國的「檄文」,在毫不掩飾對中國失望之情的同時,宣稱「北京仍然在口頭上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一時間,對華接觸失敗論和新冷戰論在華府甚囂塵上。

新冷戰論甚囂塵上

最後,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一方面美國應當反省對中國改革開放的錯誤期待,真正尊重中國自主選擇的發展道路。用習近平的話來說,「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另一方面,中國也應當積極回應美國對於改革開放的合理訴求。榮獲「中國改革友誼獎章」的美國企業家格林伯格今年夏天就曾向中國領導人公開建言,「中國不能期望在國外市場上繼續享受有利的貿易和投資條件,同時卻拒絕給予外資企業對等待遇」。總之,中美各自都要調整,以確保改革開放和中美關係能夠繼續相互促進。(作者為美國喬治城大學訪問學者)

#中美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