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大陸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不應該遺忘兩岸經貿交流的貢獻,可以說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今日的台商,沒有台商,大陸改革開放的進展也不會如此迅速。回首40年,可以看到台商前進大陸投資興業,為大陸經濟騰飛做出的巨大貢獻,也從大陸的改革和發展中大獲其益。台灣與大陸變成相互合作、緊密依存的關係,40年後的今天,任何政治干擾都無法改變這一局面。

在這樣一個變革的年代,有必要從過去的發展歷程,找到可資今人借鑑的經驗,進而幫助兩岸擘畫未來、再謀新局。

大陸改革開放初期,在政治禁忌下,依然有台商冒險赴大陸投資,用資金、技術及掌握的海外市場,幫助大陸逐步融入世界經濟舞台。台商在大陸建立了「台灣接單、大陸加工、行銷海外」的三角經貿網路,也讓原本處於封閉狀態的大陸經濟,得以面向全世界。換句話說,大陸的對外開放事業,台商扮演了舉足輕重的關鍵角色。

得益於台商的貢獻,大陸出口才能實現高速成長,直至今日依然如此。大陸出口的大幅順差,台商居功厥偉。根據大陸商務部的數據,出口排名前十大外資企業中,台商占據半壁江山,郭台銘的富士康至今還是大陸最大的外貿出口企業。不僅如此,台商的投資還創造了一批經濟發達的城市,如東莞、昆山等,河南、山西等省,台商也貢獻了出口總額的70%以上。

另一方面,隨著大陸經濟的快速崛起,大陸本身也變成一個廣闊的市場,世界各國和各大跨國公司競相湧入,希望搶占大陸發展機遇。這也讓台商企業得以從中獲益,即便李登輝時代祭出「戒急用忍」政策、陳水扁時代主張「積極開放、有效管理」,企圖遏制台商赴大陸投資,但並未阻卻台商的西進步伐,無論是勞動力產業的轉移,還是高科技產業的崛起,都仰賴大陸巨大的製造能量。前進大陸讓台灣中小企業獲得第二春,高科技企業更站上世界舞台中央。

台灣和大陸的經濟互補關係,成就了兩岸的雙贏。不過,進入21世紀,大陸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自主產業鏈漸漸成型,陸企與台商逐漸從垂直分工關係變成水平競爭關係,台灣如何看待大陸的發展機遇,台商如何找到新的定位,是台灣主政者和企業家應該嚴肅思考的重大課題。

改革開放40周年,大陸也正推動全面深化改革,這也就意味大陸在金融、科技,以及經貿等領域追求新的突破,這對台灣來說意味著新一輪的發展機遇。但與此同時,大陸的崛起也帶來國際經貿秩序的變動,尤其對美國來說,更是讓其感受到國際主導地位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下,川普政府開始主動採取措施,與中國大陸展開戰略競爭,中美貿易戰就是在這一背景下出現,實際上,貿易之爭是假,科技主導權之爭才是真。

對台灣來說,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雙邊挑戰,尤其是可能的選邊壓力,就成為當下最艱困的問題。外向型經濟模式決定了台灣不可能自外於中美兩大國,而兩岸產業鏈的緊密融合,注定了大陸企業受到打壓時,台灣企業難以獨善其身。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不應該在中美之間進行二者擇一的簡單選擇,因為,兩大市場都對台灣產生關鍵影響。

大陸改革開放40年給台灣的經驗是:扮演中美之間的樞紐角色。過去台商可以幫助大陸走向國際市場,如今台灣依然可以在大陸深化改革的同時,充當其融入國際秩序的潤滑劑。具體而言,台灣可以借助其在金融、經貿、科技、法遵,尤其在國際法方面,與國際充分接軌的優勢,通過兩岸合作,協助大陸企業開展國際合作,同時也有助於降低美國等國家對大陸企業的疑慮。

這也意味著,面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挑戰,台灣不能幻想藉支持美國打壓大陸,而獲得美國的友善對待,恰恰相反,台灣應該創造、發揮獨特的優勢,進一步整合兩岸產業合作,幫助大陸企業完善其研發、經營和管理等方面的規則,從而建構更加強大的兩岸共同市場,讓世界各國,包括美國都最終必須面對這一市場的重要性,放棄對抗而重新走向合作。

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包括台商在內的兩岸企業才能真正走出困境,並通過深化改革、擁抱國際規則,來實現自身體質的優化與再造,這對兩岸經濟的共同繁榮,都將提供極大助力。

#改革開放 #大陸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