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美國聯準會(Fed)持續緊縮貨幣政策令人矚目,但事實上在新興市場央行緊隨下,研究顯示全球已有逾半數央行加入Fed升息行列。不過分析師也提到,就過去統計來看,這對全球股市恐怕不是好消息。

根據Ned Davis研究集團的統計數據顯示,最近數月全球約有56%的央行在緊縮貨幣政策,這也創下2011年首次有超過半數央行都在升息,高出1年前的20%。

其中在這波全球緊縮貨幣循環中,又以新興市場最為積極,該市場有高達6成央行都在調升利率,超出已開發國家央行的41.7%。葛蘭德認為,光是2018年,就有超過10個新興國家央行從寬鬆轉向緊縮,其中包括印度、俄羅斯、印尼與土耳其等。

例如,墨西哥央行周四把隔夜利率調高1碼至8.25%,為2008年來最高水位。墨國央行解釋,通膨長期居高不下與新政府經濟政策恐致不確定性升高,是它決定升息的主因。

相較之下,日本與歐洲央行等在這波升息循環中則顯得無動於衷,仍持續維持短期利率在近零水準。

Ned Davis研究集團的國際經濟學家葛蘭德(Alejandra Grindal)提到,當全球有一半央行調升利率時,全球股市的表現通常也將趨於疲弱。

就歷史數據而言,自從1989年來,全球股市每年平均報酬率約為7.8%,然而在這段期間緊縮貨幣的央行並不超過半數。不過一旦有超過一半央行都在升息,平均年報酬率則為負1.2%。

但數據也顯示,這對新興股市倒不一定是利空,因為在緊縮貨幣時期中,它的股市表現通常優於已開發國家。

不過葛蘭德也提到,現今全球央行並還沒有變得如此鷹派,導致全球股市深陷空頭。她以2008年與2000年全球陷入嚴重熊市而例,指出當時全球約有75%央行都處在緊縮貨幣的模式。

#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