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在燕子颱風侵襲日本時,因台灣旅客受困機場事件,媒體喧騰一時,不堪壓力而輕生。駐日代表處認定事件肇因於假新聞,並向法院告發疑似假新聞製造者,但南投地方法院以「舉證未證明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為由,裁定不罰,結果還引發外交部、駐日代表謝長廷和民進黨立委連番批判,指稱此判決是「輿論殺人無罪」,「遺憾悲憤、難以接受」。

但始終保持沉默的蘇啟誠家屬不再緘默,日前在媒體發表聲明,指遺書內容只有家屬看過,其中沒有提到假新聞造成壓力,而是在外交部開會前一天,表明「不想受到羞辱」,以死明志,而且蘇啟誠也沒有所謂的「憂鬱症」。家屬認為外界的說法是刻意誤導視聽,有卸責之嫌。外交部次日則發表聲明,否認當時有決定懲處蘇啟誠。

外交部的聲明並不能改變家屬的主要指控,那就是:外交部轉移焦點,將此事件導向「假新聞」的操作。外交部面對外界指責時,不知保護第一線外交官,反而落井下石,將所有責任推給蘇啟誠一人承擔。

9月4日燕子颱風侵襲日本,導致日本大阪關西機場關閉,有網友6日在PTT旅日版發文,指控駐日大阪辦事處館員態度差,台灣旅客靠中國駐日使館派出的巴士才脫困。此文經媒體報導後,大阪辦事處遭到嚴厲批評;尤其扯上對岸使館救援台籍旅客的敏感話題,在九合一選舉前夕,對外交部形成強大的壓力。據報導,外交部火速完成檢討報告,決定將蘇啟誠調回外交部、記一小過,大阪辦事處全館人員今年度考績為丙等,完全不顧當時大阪辦事處同仁的說明。蘇啟誠不願受辱,在檢討結果發布前一日以死明志。

當時媒體卻報導,蘇啟誠在遺書上指稱受到假消息的壓力,並稱蘇啟誠患有憂鬱症。南投地方法院裁定不罰貼文的游姓大學生後,外交部繼續釋放訊息,將蘇啟誠之死歸咎於假消息,再度傷害蘇前處長。家屬認為外交部轉移輿論的操作,將讓蘇啟誠永遠蒙上不白之冤,因而決定打破沉默。

面對一位職業外交官不明不白的死亡,外交部理應向國人清楚交待,是否曾經詢問過家屬有關蘇啟誠遺書的內容?是否了解導致蘇輕生的真正原因?又為何不對外說明檢討報告的內容而刻意掩蓋真相?又是誰誤導外界指向蘇有憂慮症,說他是因抗壓不足才輕生?外交部對於外界錯誤的說法,為何不願澄清,反而加重誤導?

從外交部文官階層對蘇前處長的評價與懷念,顯見他對外交工作的熱忱投入和盡心盡力。即使燕子颱風襲日事件,大阪辦事處同仁反應不及、有所疏失,但受限於人力和沒有正式邦交的困難,國人實不應無限上綱,聽聞對岸協助我旅客就暴跳如雷;外交部更不應屈從鄉民壓力,踐踏自己的同仁,一味庇護高官。

回顧整個事件,燕子颱風襲日當天,謝長廷只知推說大陸專車協助台籍旅客脫困是假新聞,還在推特發文譙國民黨。謝長廷對部屬輕生的緣由如果不曾向家屬了解清楚,就是不夠格的長官;如果已經了解卻刻意掩蓋誤導,謝長廷更應對外界說明,他的用意何在?

在子弟兵姚文智競選台北市長期間,謝長廷不顧行政中立,大老遠從日本返台助選,蔡政府竟也放任無視。民進黨只高調抗議大陸打壓我外交,卻強力主導修正《駐外外交領事人員任用條例》修正案,將非外交特考及格的文官得擔任駐外人員上限,由10%放寬至15%,大開人事酬庸的後門,嚴重打擊外交部同仁士氣。

蘇前處長輕生與「被憂鬱症」事件,背後隱藏的真相是,民進黨執政後,文官體制遭到踐踏、專業不受到尊重。綠營詆毀反年金改革的陳抗團體,指責軍公教人員是反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團,加上促轉會鬧出「東廠」醜聞、黨產會凌駕行政法院、監察委員介入不利綠營的司法審判個案等,都反映蔡政府的蠻橫習性,這才是最該被譴責的。

文官中立是政黨政治國家維持政治、社會穩定的基石,不容破壞。尤其蔡政府為了製造打擊假新聞的正當性,手段已無所不用其極。蘇啟誠事件不容外交部繼續誤導,媒體也應勇於挖掘真相。

#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