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總理莫里森日前公開承認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卻同時惹怒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莫里森此舉很顯然是為了爭取國內保守派的支持,追隨美國總統川普在2017年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腳步,回應福音派基督徒的壓力。

不過,澳洲畢竟不是美國,只敢承認西耶,結果以色列不爽,認為應該是整個耶路撒冷都是以色列的首都。幾十年來都將耶路撒冷視為首都象徵之地的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運動者當然也無法接受莫里森的說法。至於澳洲的反對黨則痛批,莫里森的決定得罪了穆斯林相關國家,讓澳洲在國際上像個笨蛋,破壞澳洲與區域內其他國家的安全與貿易關係。

莫里森一口氣得罪了所有人,追本溯源,實在是因為耶城的歷史太曲折複雜。耶路撒冷同時是猶太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聖地,宗教性格之強沒有其他城市可比擬。據說無論身處地球的哪一個角落,當寄出一封署名「上帝收」的信時,這封信十有八九都會被送到耶路撒冷。

因為種種歷史與戰爭的緣故,耶路撒冷分成東、西兩個部分。東耶為舊城,有許多宗教遺跡,巴勒斯坦人主要分布於此;西耶是現代化的城市,以色列人居住於此。位於東耶的聖殿山,是基督教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摩利亞山,也是所羅門王建築聖殿之處,更是《聖經》預言,將來要再建聖殿的地方,對基督教的重要性不言可喻;然而,就在同一個地點,如今,其上建有堂皇的圓頂清真寺,相傳是穆罕莫德升天之處,因而成為伊斯蘭教的聖地。

如此矛盾、如此重疊、如此牽扯,注定耶路撒冷多變多舛的坎坷命運。猶太聖典《塔木德》裡慨嘆,上帝若創造10分的美麗,其中有9分留給耶路撒冷;但同時,上帝若創造10分的苦難,其中也有9分留給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建城3000年來,共被32個民族、37次征服,18次被毀滅,戰爭從來沒有停息過,且不論哪個宗教都自認發動的是「聖戰」。

把莫里森搞得裡外不是人的理由也源自戰爭。本來即占有西耶的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占領了東耶,並從此將首都定於耶路撒冷,只是未獲國際承認;而巴勒斯坦人一直希望日後獨立建國能定都東耶,但以色列持續在東耶擴建猶太區,使得以巴衝突永無寧日。

不同的政權在耶路撒冷來去更迭,種種掠奪卻往往披戴宗教的神性外衣。但無論是哪個帝國或是哪個民族,高貴的動機、宏大的敘事,往往只是人性最深層欲望的包裝罷了,如川普承認耶城為以色列的首都,或如莫里森的半套承認,都充滿世俗的算計。

耶穌曾3次為耶路撒冷哭泣,因為祂已預見這個連結天國與人間的城市,將在失去救恩的命運中游離飄盪。回到單純用心靈與誠實的敬拜吧!這是唯一的路。

#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