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巨大的圓明園海晏堂3D畫亮相福州古街,吸引遊客拍照。(中新社資料照片)
一幅巨大的圓明園海晏堂3D畫亮相福州古街,吸引遊客拍照。(中新社資料照片)
圓明園建築慎修思永大殿、海嶽開襟、課農軒。(取自新浪微博@夏宮的劉陽、新華網)
圓明園建築慎修思永大殿、海嶽開襟、課農軒。(取自新浪微博@夏宮的劉陽、新華網)

疑似大陸圓明園龍首亮相法國某拍賣會的消息引發大量關注,相較於備受關注的獸首,同天拍賣的幾本相冊顯得低調,但對圓明園研究者來說,相冊中多張從未公開過的照片,展現圓明園部分毀於英法聯軍之手前的木構建築模樣,成為這些建築現知唯一的影像記錄。這對研究圓明園的變遷意義重大,甚至可能會帶來顛覆性的改變。

據拍賣行官方網站介紹,疑似龍首亮相當天,還有3本相冊參與拍賣。其中成交價最高的一本是包含91張照片,估價600至800歐元的舊相冊,最終拍賣價格為13萬7500歐元,(約新台幣488萬元)。據拍品介紹,這組照片是法國人薩馬累於1880年至1884年間拍攝,主要內容包括法國風景、北京街貌、圓明園建築等。

作者曾在北京住4年

這樣一組中西夾雜的舊照片為何拍出高價,中國圓明園學會學術專業委員會委員、北京史地民俗學會理事劉陽說,最終拍得該組照片的是一名華裔買家,也是他的朋友,買家對這組照片情有獨鍾,是因為其中包含了十幾張從未公開過的圓明園舊照。

劉陽經朋友許可,21日下午藉由學術交流會議的機會,向學界展示了相冊中的大部分照片。

他介紹這組照片說,薩馬累是清朝末年法國駐華參贊,在北京生活了4年,是圓明園「發燒友」,會說薩馬累為發燒友,是他到中國前,就專門購買了一本關於圓明園的相冊,到北京後他更是多次前往圓明園進行拍攝。

劉陽指出,此次挖掘出來的這組照片最大價值在於,提供許多已經被毀的圓明園建築的原貌。照片中拍攝了圓明園西部的幾座木構建築,充分說明作者拍攝時,慎修思永大殿、課農軒、海嶽開襟等木建築還沒有被毀。

學界研究或被推翻

此外,得益於影像資料的直觀記錄,許多學界的猜想得以被證實或推翻。比如海嶽開襟,之前大家猜測說,是座三層建築,但據照片來看,顯然這是一座兩層建築。照片曝光後,發現以往對圓明園建築的修復,有可能與原貌並不一致,例如三孔橋原貌和複製品就是皇家園林和普通公園的區別。有些東西是透過圖紙或者樣式雷的模型無法複製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影像資料在數位復原甚至實物復原領域,卻可以提供很大的支援。

劉陽說,相冊裡的多張木構建築照片是已知圓明園毀於英法聯軍之手前,留在世間唯一的影像記錄,這是可改變圓明園研究的一批照片。

這批影像的出現也為火燒圓明園這段歷史,提供最直觀的畫面資料,像大家最熟悉的大水法遺址,現在只剩幾座石柱,很難想像當年的原貌;但透過照片就會發現,英法聯軍的大火後,西洋樓仍保留了雕工精美的構件,只是後來又遺失在歷史長河中。

小靈通 圓明園

圓明園遺址公園官網介紹,如今的圓明園是由清代相毗連的圓明、長春、綺春三園組成,為清朝五代皇帝歷時150餘年,集中無數能工巧匠傾心經營的皇家宮苑。建於清朝康熙四十六年(西元1707),最初是康熙給皇四子胤禛(雍正)的賜園。圓明園的園林造景多以水為主題,因水成趣,不少是直接吸取江南著名水景的意趣。圓明園後湖景區,環繞構築九個小島,是大陸疆域「九州」的象徵。島上建置的小園或風景群,既有特色,又彼此相借成景。

雍正喜歡在此居住。乾隆則喜歡在此消暑。長春園西湖中的海嶽開襟,在白玉石圓形巨台上建有3層樓殿宇,遠遠望去好似海市蜃樓一般。(孫曜樟)

#建築 #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