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在2019年需優先處理提振經濟成長與維持社會穩定的兩項國內要務,在此背景下,如何積極妥善處理中美關係、台美關係及兩岸關係,對北京的領導人來說就更形挑戰。

北京的原則應是盡快解決與華盛頓的貿易衝突,阻止美國對台釋出過多利益,並在兩岸交流主動突破且獲取優勢。川普上台後,中國大陸對美談判始終居於劣勢,不但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其負面效果甚至外溢至政治場域。然而,即便美國占了上風,北京仍有化被動為主動的可能。

當前川普面臨國內多重政治壓力與重要人事頻繁異動,還要爭取連任,持續的經濟增長因而相當關鍵。亦即,川普在意的是經濟上的短效成果而非長期規畫,北京可運用此情勢發展,便能在談判桌上扭轉頹勢。

其次,台美關係預期將持續升溫,美方仍可更進一步。惟若手段過於極端,例如高層官員訪台,超過北京能容忍的範圍或是口頭警示之極限,觸及中國的核心利益,北京可逐步凍結與美方的政治交流,最甚者可以休假之名召回駐美大使。重點在於讓美方了解打台灣牌並無法增加對中談判的籌碼,反倒是因之而起的政治損失恐不值得。

同時北京可持續壓制台灣參加國際組織的空間及挖走邦交國,讓台灣清楚了解改善台美關係之代價是更為窄化的國際空間,且在對外關係上美方能提供的支持力度相當有限。北京亦可利用經濟力量影響東亞周邊國家與台灣的互動,設下不介意這些國家與美國良好互動的前提,但很針對性地在台灣議題上,不僅是循例口頭承認「一個中國」之作法,而是要具體減少與台灣的交流。

甫結束的地方選舉並非反映台灣社會中統獨議題的對決,更多仍是對於過去兩年諸項改革措施之不滿。然而此結果對北京來說,雖稱不上是對台政策的勝利,卻也可以是積極管控兩岸關係發展的契機。距離下屆總統大選僅約莫1年,兩岸關係的議題將逐步升溫。即使北京不主動表示意見,在台灣選戰漸趨白熱化的過程中難免也需被動回應。

準此,中國大陸可在藍營贏得多數地方縣市並願意與之交往的情況下,對台灣政府亦採懷柔政策並釋出善意,先逐步恢復兩岸事務性協商,從中階文官訪陸起逐次向上,對於我官方訊息不再「已讀不回」,亦可邀請政府智庫人士或是綠營智庫學者訪京,重啟交流的管道。待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決定後,甚至可主動邀請至中國大陸訪問,同時釋出選後無論何黨執政,不排除與台灣下任領導人會面之訊息。

當然對北京來說,關鍵還是得先思考如何放軟對於「承認九二共識」立場的堅持,如此作為才不會自相矛盾,亦可將化解兩岸關係的難題拋回台灣手上。展望2019年,美中台三方關係彼此連動,美國與台灣即將到來的選舉周期,將會是北京在此三角關係取得優勢的最佳利基。(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