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區廣內街道的「甲骨文 悅讀」圖書館。(取自微博)
西城區廣內街道的「甲骨文 悅讀」圖書館。(取自微博)

聲樂培訓、古琴初級課程、書法培訓、古箏課程、兒童繪畫、兒童創意美術……門頭溝區城子街道綜合文化中心正門口,占據了半個牆面的大課程表上寫得密密麻麻。在這個上下兩層共1300餘平方米的空間內,圖書閱覽室、多功能禮堂、書畫室、琴房等設施一應俱全,更難得的是,每一個空間都被各類文化活動占得滿滿的,這裡被周邊居民戲稱為「文化客廳」。

類似這樣的公共文化「客廳」,在北京還可以找到許多處。海淀區田村路街道的西木學堂、東城區朝陽門街道的內務部街27號院、西城區廣內街道的「甲骨文.悅讀」圖書館、朝陽區三裡屯城市書屋……有些地方甚至成了網紅打卡地。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依靠市、區兩級文化部門購買社會化的公共文化服務實現了「實力圈粉」。

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聽起來很專業的一個詞彙。

其實,早在2015年,北京文化部門就率先在全國提出「公共文化服務實現標準化、均等化、社會化、數位化」的目標,就是政府主導、社會共同參與,利用公共文化空間為居民提供更加精準的文化服務。

圖書館與文化館開放時間超標

2016年,東城區通過公開招標引入京演集團,對區內4個街道文體中心和32個社區文化室進行專業化運營。在海淀,投資10億元(人民幣,下同),擁有8.81萬平方米的北部文化中心乾脆整體採用了社會化運營管理。2016年7月啟用至今,北部文化中心的文化館和圖書館每周開放時間分別為 84小時和76小時,大大超出了國家規定的基本服務標準。

在超長待機的服務時間裡,填入高品質的文化服務,是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帶來的好處。

在門頭溝城子街道,居民們對中國廣播藝術團、中國說唱團、聽雲軒、德雲社、嘻哈包袱鋪等著名文藝團體毫不陌生,因為他們都是街道文化中心的老朋友,周國平、張抗抗這樣的文化大家,也偶爾來到文化中心與居民共同聊聊文學。朝陽區則發揮了領讀人的「頭雁效應」,央視主持人李琛深度介入公共文化服務,負責朝陽城市書屋.宸冰書坊館的運營。在李琛身體力行的帶動下,宸冰書坊運營一年就已接待讀者4000人次,進社區、企事業單位開展講座近百場。

書店內的圖書館 你看書我買單

今年7月,東城區第一圖書館與王府井書店合作,建成了北京唯一一家開在書店內的圖書館。這家圖書館大膽推出了「你看書我買單」業務,讓居民可以在樓下書店選自己最想看的書,拿到樓上圖書館內當場辦理新書入藏手續,以借代買。

伴隨著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的推進,今年,市區兩級文化部門用於政府購買公共文化服務的支出達5.2億元,比2017年增長了67.8%。其中,市級支出0.93億,增長了25%;區級和街道鄉鎮支出4.27億元,比2017年增長了81%。

#中心 #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