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現存超強霸權之領導人,又因完全沒有政治履歷可供追溯參酌,自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正式就職以來,所謂「川普主義」的真實內涵始終成謎,也成為各國政府與全球觀察家不斷分析探索的議題。

相較以「改變」作為口號並贏得大選,最終仍遭到「體制化」的歐巴馬,川普雖出身不同政黨,作為美國史上獨一無二的非傳統總統,商人出身加上毫無政治經驗,無論用「推特」治國或最初的人事布局(包括找提勒森擔任國務卿),川普無疑也試圖「改變」美國。

但是,不斷延燒的「通俄門」事件,既顯示川普根本不理解政治世界中「分贓共贏」的潛規則,也讓其政權面對高度不確定的挑戰。

在因不諳叢林法則以致「暴走」1年後,為維持政權穩定,更因事涉連任的期中選舉迫在眉睫,白宮在今年3月進行了大規模人事重組,無論是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取代提勒森接任國務卿的中情局長蓬佩奧,抑或出任國家安全顧問的波頓,川普的策略相當明顯,也就是跟傳統華府菁英(新保守派)取得妥協,先打贏選戰再說。

在11月初期中選舉結束後,共和黨不但如預期保住參院多數地位,川普也成為二戰後首位支持度在5成以下,執政黨參議員席次卻能在期中選舉逆勢增加的總統,甚至共和黨眾院席次雖如往例減少並失去多數地位,但減少的席次也遠低於預期,難怪川普得意地自稱「取得巨大勝利」。

更重要的是,期中選舉的「勝利」不僅穩住政權並提高了連任機率,再次獲得民意擁抱的川普也決定開始「走自己的路」。除了12月初宣布白宮幕僚長凱利將於年底離職,從而啟動了調整核心幕僚的動作之外,緊接著無預警宣布由於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勢力已遭擊潰,數千名美軍將「即刻準備返鄉撤退」,甚至放話將陸續從伊拉克和阿富汗撤軍等,亦立即逼走了被認為是「政府裡極少數正常人」的國防部長馬提斯。

很明顯,隨著逐漸熟稔白宮政務,加上總統大選與期中選舉兩度獲得民意支持,最終拒絕被體制化的川普既開始找回自我,所謂「川普主義」之最終版本亦慢慢浮出檯面。

表面上,在「美國優先」的口號下,不斷「退出」似乎是川普主義的主要特徵,值得注意的是,川普的「美國優先」雖著眼保護美國利益,但既不等於盲目的「美國霸權優先」,看來也不準備盲從長期以來支配美國全球戰略布局的地緣政治視角,以及將安全置於經濟之上的國家利益優先次序。據此,無論挑釁傳統安全盟邦的信任感、選擇從長期關注之戰略要地撤退,或將更多心力放在經濟議題之上,都屬自然之舉。

在此情況下,以冷戰時期地緣政治戰略傳統為基礎,長期維持穩定發展的美國亞太政策與美台關係,是否還能以不變應萬變,抑或可能面對重新調整內涵之挑戰,非但正讓美國及其盟邦關係趨於緊張,更是長期以依賴美國作為安全基石的我國,必須儘快思考的當急要務。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