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美國外交的人上個禮拜大概都嚇一跳:川普果然如他競選時所說的,將現在在敘利亞的2000美軍全數撤出。早就與川普不睦的國防部長馬提斯抗議未果,憤而辭職。川普特命協調反IS聯軍的特使麥格爾克,也表示無法向各國解釋川普的政策而隨之掛冠。沒兩天,川普又宣布要把目前在阿富汗的14000美軍撤出一半。理由很簡單,美國不願意再擔任世界警察。川普撤軍,美國從國際舞台撤退,留下國內外一片錯愕。

敘利亞與阿富汗都是美軍深陷的泥淖。美國過去幾任政府似乎也沒有一套完整的求勝戰略,川普不願意再在這些地區擔任「世界警察」,既花錢又賠上美國人的性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撤軍的時機選得太差,而後遺症又太大。

先看敘利亞。IS潰敗是事實,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餘黨流竄到東南亞為虐。但是IS並沒有被根除,它還盤據了敘利亞5%左右的領土。美軍一撤,IS正好死灰復燃。過去人們常批評美國海外用兵總是為德不卒,功虧一簣,這次又是同樣錯誤的重現。

另一個覺得被美國出賣的是庫德族。庫德族過去一直跟美軍並肩作戰,希望在打敗IS之後,美國能同意庫德族獨立。但是土耳其因內部有許多庫德族,因此堅決反對庫德族獨立。由於土耳其是美國北約盟國,所以美國也一直陷入如何幫助庫德族的兩難:美國可以援助庫德族,但又不能支持其獨立。今美軍一走,土耳其部隊長驅直入進入敘利亞,美其名為幫美國最後清除IS,但同時翦除庫德族勢力的目的不言而喻。庫德族當然會奮力反抗,土耳其內部也可能因此分裂。

俄羅斯當然樂見美軍撤出。俄羅斯與伊朗都是親小阿塞德的,今美國既拉不下小阿塞德,IS勢力又被削弱,俄國自然出面領頭重建敘利亞秩序。土耳其雖屬反抗軍陣營,但因鎮壓庫德族的問題需要俄國協助,所以也與俄、伊兩國接觸。俄、伊、土3國開了好幾次峰會,擘畫中東新局,這些會議都沒有美國的參與。中東秩序的主導權似乎逐漸落入俄羅斯手中。俄國與伊朗聯手,沙烏地當如何?以色列又會如何跳腳?這些都是將來美國頭痛的問題。

阿富汗也是一樣。阿富汗是美國打得最久的反恐戰爭,但一直打不贏。跟不跟塔利班和談也一直舉棋不定。今美軍要走,勢必要跟塔利班和談,這又牽動後面的印度、巴基斯坦與中國勢力。美國已經有阿富汗和平的方案嗎?川普很自豪他是說撤軍就撤軍的果決之人,但撤軍之後的配套方案,誰也看不清楚。

過去川普身邊很多軍人:國防部長馬提斯是軍人,幕僚長凱利是軍人,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也是軍人。這些將領都有阿富汗經驗,都知道維持跟盟國的關係很重要,也都認為美國應該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現在這些將領都走了,美國與盟邦間的信任被摧毀了,美國也從國際舞台更加撤退了。西方媒體有評論說,老成持重的將軍們走了,白宮沒大人了;也有評論說,川普走著走著,愈走愈形單影隻。

美國不再領導世界的情況下,世界的格局將會更破碎。川普的橫衝直撞,正像西方諺語所說的,「牛進了瓷器店」,橫衝直撞之下,打碎了國際秩序。滿地碎片恐怕不是後面的政府能輕鬆地一片片重新黏回去的。(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川普 #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