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駐大阪辦事處前處長蘇啟誠輕生事件發生至今,外交部一直以拖待變,至今仍拿不出調查報告,若非蘇啟誠遺孀出面說明,蘇啟誠之死是因「不想再受辱」,恐沉冤難雪。

最可惡的是,外交部與駐日代表謝長廷仍以「打假」為其責任開脫,外交部除令謝長廷速速返台說明、接受調查外,謝已難當大使之責,應即免除謝長廷的職務,減少爭議。

立法院決定成立「調閱專案小組」調查,只要證據未被淹沒,到底是誰致電蘇啟誠,從張淑玲、謝長廷、駐大阪辦事處等公私電話,進行勾稽比對,應大致可推測。

問題是,即使查到通話名單,也無法確知其通話內容是否與蘇之死有直接關係,最後反留下一堆謎團。

然而,謝長廷仍一直在臉書上發文,表示自己是鍥而不捨追查假消息,彷彿是為洗刷蘇啟誠冤屈,其實是為自己推脫責任,避談自己在關西機場事件發生當下應盡的責任,這一點,最令國人反感。

從這次蘇啟誠事件,凸顯出公務體系的陋習,當重大危難發生時,上級長官只想推給下面的事務官,為自己止血,嚴重打擊士氣,外交部過去這種案例不在少數,蘇啟誠不啻是以自己的性命,揭發公務體系的黑幕。

外交部長吳釗燮一再強調,希望外界不要炒作蘇啟誠案件,但外交部若不能提出合理的說明,外界的質疑聲音不會停止。

特別是謝長廷在處理關西事件與回應蘇處長之死的表現,已失去駐日代表的高度與氣度,由他負責對日交涉,恐怕也難以獲得日方信任,負責外交的蔡英文總統別只在迴廊發言,應即撤換謝長廷,我對日本的外交工作才能有番新氣象。

#外交部 #謝長廷 #蘇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