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雖然是中國人的吉利數字,但是,對全球金融市場來說,「8」卻總是與災難緊緊連結,十年前的2008年,金融海嘯幾乎要把人類帶入史無前例的大蕭條,再十年前的1998年,整個亞洲陷入資金外逃的亂局,2018年初雖然以股票大漲開局,2月大陸與歐美股市就重挫,3月爆發中美貿易戰,一直到年底的最後一周,都擺脫不了動盪不安的下跌格局,「8」不只不吉利,而且還充滿凶險。

不過平心而論,景氣循環總是有軌跡可循,而且中央銀行應付金融泡沫的技能也愈來愈高超,因此2018年雖然泡沫破滅的聲音此起彼落,卻沒有造成整體經濟的重挫,如果不是川普開啟中美貿易戰的戰火,2018年說不定還可以擺脫「8」的惡夢。

今年全球泡沫破滅事件頻傳,最大的泡沫當然就是虛擬貨幣泡沫,以比特幣、以太幣領頭的加密貨幣,在今年年初的總市值一度來到8,138億美元,隨後泡沫破滅,到了9月已經剩下1,869億美元,整體跌幅超過8成,損失金額也超過2000年的網路泡沫。領頭的比特幣從最高價19,664美元跌到12月15日的3,216美元,最多跌掉84%,而後段班的虛擬募資計畫(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s)更大面積失敗,大多數使用虛擬貨幣集資的專案,最終化為塵土。

今年的泡沫事件集中在中國大陸,2017年底北京政府就看到了風險,因此在2017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就以嚴控金融風險,去槓桿為經濟政策的主軸,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更公開宣示「避免明斯基時刻」,農曆年後,大量網路借貸的P2P(Peer to Peer)出現倒閉、投資人無法提現、老闆跑路失聯的現象,大範圍倒閉甚至引發P2P平台債權人聯手北京上訪的事件。花旗銀行估計,今年年初登記在案的1,200家借貸平台,恐怕只有約50家可以獲得監管執照繼續營業。

還有創業熱潮突然被澆熄,曾經瞬間席捲全國的共享單車在今年正式畫下句點,創辦ofo小黃車的創業金童戴威,在短短3年燒光股東投入的新台幣600億元現金後,公司已經面臨解散,1,200萬使用者要求公司退還押金,戴威在12月遭到法院「限制消費」,不能坐飛機、不能住星級賓館;戴威的對手摩拜單車,年初被賣給美團,用夾帶上市的方式讓股東退出,跟戴威同樣享有創業明星光環的胡瑋煒,也在12月底離職。

共享單車是大陸過去3年蜂擁創業潮的領頭羊,敲響了創業泡沫破滅的警鐘,在中國基金協會登記的兩萬多家基金公司,估計有三分之二是私募或是創投(PE/ VC)基金,管理超過8兆人民幣的資金。但是今年創投熱潮退燒,作為基金退出出口的上市家數暴減,香港新上市股有超過70%跌破發行價,而中小型股的新三板的集資指標只剩下2015年的六分之一,到11月底,大陸股權投資市場集資僅1.15兆人民幣,比去年跌掉29%。在一邊燒錢速度加快,另一邊募資困難,上市管道又縮減的壓力下,「本夢比」瞬間崩解。

除此之外,阿根廷、土耳其、以及巴西的匯率崩盤,尖牙股(FAANG)股價不斷創下新高,卻在第四季暴跌3成,乃至台灣股市國巨帶頭的被動元件股暴漲暴跌,都是令人驚心動魄的泡沫現象,與過往不同的是,今年的泡沫破滅並沒有造成金融市場的連鎖效應,大陸出現較為集中的挑戰,卻沒有蔓延到周邊的亞洲國家,新興市場的匯率崩盤災難,跌幅雖然極為驚人,也一度被投資機構高喊是亞洲金融風暴的翻版,不過土耳其、阿根廷與巴西都導因於內部經濟的個別因素,彼此之間沒有連鎖效應,也沒有擴散到區域經濟。

今年泡沫四處破滅,卻沒有發生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相較於2008年金融海嘯更是平穩,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原因除了各國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操作已經爐火純青,同時在金融海嘯之後,全球政府聯手強化金融機構的資本結構,大幅降低了金融機構的槓桿,得以承受更大的資產價格波動,如同前任聯準會主席葉倫在去年6月底大膽宣示,「不會再發生金融海嘯了!」,全球承受風險的能力,的確已經有長足的進步。

但是,如果回顧過去20年的經濟週期,1998年下行之後遇到千禧年網路泡沫、2001年九一一事件、一直到2003年的SARS之後,才走出衰退陰霾。2008年金融海嘯後,到了2013年還又遇到歐債危機,花了十年才真正獲得經濟復甦的具體訊號。各種泡沫破滅必然給實體經濟帶來嚴重的傷害,療傷止痛的時期愈來愈長,我們熬過2018年不斷爆發、破滅的泡沫,卻不代表著2019年就是陽光普照的復甦年,各種難以預測的風險仍將不斷挑戰我們的耐心,我們必須有長期進行體質調整的心理準備。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