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官方聯繫中斷,民間交流變得格外重要,而民間交流的重中之重,莫過於觀光旅遊。在選後兩岸城市交流將要大興之際,熟悉兩岸旅遊業務的駐京文官突然被調職,因而顯得突兀。兩岸本應該多講「情」,如果照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所說「沒有私誼,只有公交」,當一切公事公辦時,究竟對台灣有什麼好處?

兩岸之所以特別,就在於特殊的歷史文化及民族連結,如果完全按照實力原則的國際政治,大陸何需跟台灣「兩岸一家親」、「心靈契合」,正因為這一層淵源,讓兩岸的互動更加重視「情」的一面,也難以逃避私交情誼。不久前大陸海協會前會長陳雲林來台弔唁海基會前董事長江丙坤,就是公交延伸至私誼的範例,也成為繼「辜汪」二老後,再一段兩岸佳話。

楊瑞宗被調職讓旅遊界驚訝,主要在於他長達8年的駐京資歷,前6年處於馬政府時代的兩岸熱絡期,自然與陸方官員熟識,也因有這一層私誼,讓楊尚能維繫與陸方官員的私下溝通管道。陳明通當時回鍋陸委會,外界不也就是認為他與大陸涉台學者圈熟識,有溝通管道因而上任。

當然,職務調動乃公職體系常態,本無可厚非,然而時間點恰巧選在縣市長就職後,兩岸城市交流將興起之際,加上1月即將內閣總辭,在這種過渡期換上對兩岸不熟悉的人派駐北京,容易引起外界聯想,是蔡政府對城市交流的消極應對。

陸委會香港事務局局長盧長水遲遲無法赴港上任的殷鑑不遠,顯見大陸的「公事公辦」,洪東濤能否如期派駐猶未可知,但若兩岸未來的互動,完全拋棄「念在某某情誼份上」的思維,政治的模糊與妥協藝術將無從發揮,兩岸關係恐將更加緊縮。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