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節結束,2018年也已來到了尾聲。回顧過去一年,可說是動盪不安,充滿挑戰。從中美貿易戰、英國脫歐爭議、法國黃背心運動、德國難民衝突,一直到台灣在九合一選後政治版圖的重新洗牌,全球地緣政治衝突與民粹主義方興未艾,勢將帶來新一波政經勢力的重整。

展望2019年,我相信仍然會是多變的一年,而其中影響最重大的正是中美貿易戰的發展。日前在阿根廷G20峰會舉行的習川會,雖然達成了90天停戰協議,但隨即爆發中國電信大廠華為財務長被控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禁令被捕的事件,一時間陰謀耳語流言四起,又為中美貿易戰的發展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我一直認為,中美貿易戰實際上是體制之爭、價值之爭,中國若能從此轉型,改革開放,與全世界進行公平競爭,仍有機會從大國走向強國。果真如此,貿易戰順利落幕,全球景氣也有機會出現轉折,重回經濟同步成長的榮景。

貿易戰爆發近1年來,中國內部也不乏要求改革開放的聲浪。12月16日中國財經學者向松祚在上海以「四十年未有之大變局」為題發表演講,批評官方經濟政策錯誤,誤判中美貿易戰情勢,並稱研究機構數字顯示2018年中國實際經濟成長僅有1.67%,甚至有可能是負成長。

向松祚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暨中國農業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他直言中國的經濟要走出困境,必須實施「稅改、政改、國改」3項實質性的改革,包括改革政府體制與國家治理體系,改革教育科研體系。這場演講引發震撼,傳出原本放在微信的演講影片遭當局刪除,隨即被轉傳YouTube,成為網民熱搜對象的消息。

12日19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紀念改革開放40年的大會上1個多小時演說中,堅持中國的改革開放「該改的、能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的說法,普遍被負面解讀,評為缺乏改革具體措施,股市不漲反跌。

凡此種種突顯各界要求中國加速朝市場經濟轉型的強烈急迫感。12月初我前往廈門參加兩岸企業家峰會,最近也陸續和幾位關心中國與兩岸經濟發展的企業人士交換意見,也可以感受到各界對中國經濟改革的高度期待。特別是2018年正值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40年,也是中國與美國「關係正常化」40年,具有重大歷史意義。

川普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所有中國人在美國可以做的事,美國人在中國都可以做」。也就是說,中國必須改變過去靠高關稅構築貿易壁壘、補貼國有企業、自我保護的不公平競爭模式,轉向市場經濟、自由經濟,與外國進行堂堂正正的公平對決,而這正也是對中國經濟實力最嚴苛的考驗。過去外資在中國大陸最詬病的就是當局長期保護國有企業,造成國有企業競爭力低落,也不利私有財產與民間企業蓬勃發展,經濟的發展也往往是一窩蜂,放任各個省分彼此競爭,大筆舉債免費補貼特定業者,盲目擴張產能,導致市場泡沬化。LED、太陽能等中國大陸生產供給遠遠超過全球需求,從產業淪為「慘業」,都是鮮明的例子。

如同向松祚所言,近年來中國經濟的發展是虛的,「脫實向虛」,利用信貸槓桿套利炒作情況嚴重,抄捷徑、走小道、抄襲剽竊、自我吹噓,骨子裡的體質並不如表面強健,和半個多世紀前「大躍進」時期土法煉鋼的做法並無二致。企業缺乏自主研發的專利與技術,也沒有從市場供需管理、研發創新以及保護智慧財產等基本面開始,培養出足以與全球公平競爭的實力,一旦遇到外界的強力挑戰,就原形畢露、左支右絀。

這也讓我感嘆,美國也是歷經了70、80年的長期經營,在民主自由、公平競爭的機制下,才能建立在軍事、政治與經濟各方面稱霸全球的地位。中美貿易戰凸顯的現實是,戰場上的輸贏絕不是口頭說了算,而是真槍實彈的實力對決,面對變幻莫測、人心浮動的2019年,無論是企業的經營、國家的治理,更要回歸基本面,以「穩」字訣審慎應對,更務實,更腳踏實地,穩扎穩打,累積無可取代的堅強實力,才能在亂局中立於不敗之地,長治久安。(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 #中美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