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駐大阪辦事處前處長蘇啟誠輕生滿百日之際,蘇處長的家屬發表聲明,清楚地提到,遺書之內容只有家屬看過,其中並未言及假新聞造成之壓力,表明「不想受到羞辱」之遺言,以死明志。家屬的說法似乎徹底戳破蔡政府駐日代表和外交部高層及其追隨者變色龍般的言論,彷彿魯迅《華蓋集續編‧無花的薔薇之二》裡的一句話「墨寫的謊言,絕掩不住血寫的事實」,讓這些人處於十分尷尬的處境。

當今外界主流的印象是,駐日代表和外交部高層的這一群人,為了推卸責任不擇手段地栽贓,一方面耍弄一副惋惜優秀同事的言辭,一方面大談「假新聞」之害,想盡辦法將自己也要拗成受害者之一。倘若如此,即是一件既醜陋又噁心的事,難看到家。

部分日媒和學者很早站在「假新聞害死外交官」的基調,展開相關的報導和分析,鮮少人質疑,當時蘇處長所面臨的窘境和不實訊息,無論直接或間接相關,但沒有明確證據下,特別在本國內發生的外國使節不幸事件上,還是需要保持高度謹慎。

台灣輿論一向很在乎外國的看法,特別是日本和歐美怎麼看台灣,此次也不例外,據台媒的報導,有些政客還是引用日媒的報導搞互鬥。台北市議員游淑慧指出,謝長廷日前在臉書上寫說:蘇前處長遺書也說遭受到「外界批評」甚為痛苦。但經蘇處長家屬說明遺書內容只有他們看過後,謝長廷才改口是引用日本NHK的報導。游淑慧找出當時NHK的報導原文說「謝長廷似乎不是原文引用,而是加了油、添了醋」,報導寫著,「家中留下了寫給親人的遺書,遺書中寫道,在關西機場封鎖時對待台籍旅客的處理方式,因此受到『批判』而深為所苦」並非謝長廷所說的「遭外界批判」等。

對此謝長廷也使用NHK新聞報導截圖回擊,指出NHK新聞中指出「地方媒體依關係者的說法,大阪辦事處因支援旅客受困的事情處理不當,受到在野黨及網路的『批判』」,新聞中也說地方媒體認為蘇處長之死和這種批判有關;新聞後段則提到,遺書有不堪「批判」之苦的留言。謝長廷認為,這裡的「批判」一詞當然是指上述外界的批判,但這位民代竟說「批判」可能是指「上級批判」。

這難道意味著,因為日媒如此報導,所以蘇處長家屬的聲明內容為不實?畢竟只有唯一看過遺書的家屬能夠掌握最後的真相,他們的聲明代表著最後的事實,如果要用NHK的報導來爭辯事實,對一個外媒來講是否太沉重了呢?為了卸責而利用日媒的說法,實際上很可能給遺屬造成二度傷害。如果部分日方人士所期待的「親日台灣」或「日台友好」的真貌如此,實在太令人遺憾了。(作者為日本資深媒體人)

#謝長廷 #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