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慘敗,但民進黨高層當前念茲在茲的工作卻是規畫2020年的總統大選。令人納悶的是,民進黨從敗選到勝選之間如何找到一個捷徑,似乎仍令人霧裡看花。桃園市長鄭文燦要求民進黨「清理戰場」,此一戰場似指政策民怨。而「聘管」案最能說明「清理戰場」的動作,但民進黨其實還有更重要的戰場須面對。

政治決策中有所謂「理性模式」似可剖析「清理戰場」的策略。所謂理性模式,是指一個決策者為自身總體目標與在相關資源下,就各個掌控的選擇方案,做成本與效益的評量,最後選擇「淨價值」最高者,放棄其他選項,這個決策便是理性的。

以台大校長遴選案而論,民進黨政府對管中閔當選台大校長,有3個方案選項:卡管、拔管、聘管。社會對卡管與拔管最大的詬病,便是民進黨破壞了自己信誓旦旦的大學自主精神,為了黨的利益放棄了國家發展的總目標,因此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為了202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必須清除這民怨的大戰場,聘管遂成為黨能達成總目標的「淨價值」,這是必要的理性選擇。葉俊榮聘任管中閔後辭職,自然也是理性模式下必要的選擇與犧牲。

然而,民進黨為2020年總統選舉要清除的最大戰場,不是在國內引起民怨的那些小個案、小政策,諸如旅遊津貼、推遲ABS配置等,殊不知必須清理的最大戰場便是兩岸關係構成的障礙。民進黨如果要用理性模式來布局總體勝選目標的達成,同樣地,他們亦必要評量其眾多選擇方案中何者能達到其「淨價值」。至少目前存在著三個選項與清除其戰場有關:

一、維持現狀,以台灣主權獨立喚起人民的認同;二、認同或容忍15個地方政府,以經濟掛帥的「兩岸一家親」或「九二共識」為取向,達到兩岸人貨互通,謀取最大的經濟利益;三、以美中戰略與貿易的矛盾,向美國傾斜,訴求台灣的安全與保障,尋求人民的支持。

從本次九合一選舉的結果得知,原為深綠地區的選民,在龐大經濟誘因的考量下,翻轉了傳統支持民進黨意識形態治國的理念及政策。因此有理由相信,民進黨的政權保衛戰,就滿足人民的需求與支持而論,兩岸關係政策的調適為必要的選擇。這個戰場的清理是民進黨必須面對的理性抉擇。

毫無疑問,蔡政府清理兩岸政策的戰場必遭到本土教義派的反撲,問題是,他們之中是否有膽識者像葉俊榮般,有犧牲精神來扛起這個十字架,這是民進黨理性決策最大的挑戰。(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講座教授)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