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的發展及加值是創造龐大就業人口的關鍵。在製造業的升級轉型上,高雄最具優勢的莫過於三大支柱產業:鋼鐵、石化及金屬加工業。上述三大產業應善用高雄現有的科研機構,如金屬工業研究中心、工業技術研究院南部分院,以及當地科技大學。在南北平衡下,經濟部、科技部應考慮提撥更多科研經費,協助南部產業的升級轉型。

一年多前立法院三讀通過「產創條例」的大翻修,要求國營企業應配置一定比例經費做研發。中鋼、中油、台糖等國營企業長期以來研發投資經費偏低,未來營業額將會挪出更高比例的研發經費來促成企業的升級轉型。在此一機遇下,高雄市應有效結合科研機構、科技大學和國營企業,協助產業的加值、新領域的發展(如循環經濟等),並尋求環保和經濟成長的平衡點。鋼鐵、金屬加工業則可以和前篇所提的本土系統整合團隊合作,導入智慧、物聯網等新科技來加速升級。石化產業則可以參考新加坡裕廊半島的發展模式,兼顧環保和擴大產業的基盤。當然,高雄市空污總量總額管制的鬆綁,才有助於吸引製造業回流高雄。不過,環保的標準仍應有相當的管控。

在科技產業上,高雄的土地、資源條件優於北部,透過更便宜的土地租金,吸引生物、醫療、農業科技相關領域進駐工業區、路竹科學園區。並和屏東農業生技園區合作,將生技導入醫療器材、農業生技、循環經濟等領域,擴大生物科技的基盤,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使青年人有高薪的工作機會。再者,農業、食品安全、治水導入人工智慧、區塊鏈,在傳統產業的發展上導入新科技,賦予新的活力、新的生命。

另外,在中美貿易戰的危機中尋取發展契機。由於美國放棄製造業已有一、二十年,欲重新拾回製造業,必須有賴海外廣大群聚、有能力掌握關鍵零組件、原材料的台商。而高雄市廠商在大陸、東協均有廣大的布局。可以考慮以亞洲新灣區為核心,有效整合市區土地發展利用與高雄港的妥善規劃,朝港市合作方向進行,做為企業營運總部據點,進而尋求高雄市成為美國再工業化的策略夥伴,以及成為新南向的對外樞紐以利創造更多雙向投資,尋求更多發展的可能性。

在傳統產業的升級轉型上,加工出口區、自貿港區及小港機場,可提供高雄市絕佳的條件發展高階製造服務業,如能延伸加工出口區腹地,發展航太零組件、醫療器材、高階電子零組件;高階農業生技產品,將可賦予加工出口區新的生命。其次,加工出口區在協助傳統產業升級上,可考慮撥出部分的土地,作為本土系統整合團隊的智慧轉型展示區,使企業了解到導入人工智慧、物聯網等升級轉型後的可能效益。一方面可以協助技術整合團隊的發展,另一方面使傳統產業的升級轉型有借鏡、想像的空間。

再者,高雄在自貿港區撥出本地設置經貿運籌基地,做為外人來台投資的基地,加上在海外設立經貿運籌基地,推動雙向投資,有助於中小企業、傳統產業海外的行銷、展示,同時,也可藉機吸引外人投資,最終則可推動高雄市成為台灣新南向的對外樞紐基地。

此外,結合國營企業的研發和地方大學,尋求區域創新(日本稱之為地方創生),釐劃出高雄市每一區域的地方產業特色及利基,並賦予區域嶄新活力與就業機會,減少人口的外流。

當然,有效招商,才是翻轉地方經濟的關鍵動能。欲達招商的效果,除了單一窗口提供一條龍服務外,跨局處訂定共同績效指標(KPI),擺脫局處的本位主義,才有助於解決五缺、環保問題,積極爭取台商回流及本地的投資。其次,加強和中央政府的產業政策配合,有助於爭取中央補助及產業發展的機會。最後,招商有功人員應有誘因機制,包括升遷、獎金等論功行賞機會,才能鼓勵官員勇於任事,讓各級官員可以不辭辛苦的招商。

值得一提的是,借鏡台北市郝龍斌前市長,1999專線及相關平台,廣集民眾意見,在治水、食安、交通、教育、長照上,對民眾迫切需求有所回應、作為,是市政立於不敗的關鍵。而有了民意支持的後盾,再推動中長期改革,有助於累積更多社會資本,開啟更多的革新動能。

#製造業 #高雄市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