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冬天象徵川普的處境:內外交困,寒意四襲。 過去一周,美國川普政府內的一個穩定力量,廣受尊重的國防部長馬提斯辭職,此外為了區區修築邊牆的50億美元經費,川普不惜與民主黨國會議員全面決裂,導致部分聯邦政府機構因為沒有經費而必須暫時歇業。再次展示了美國內部的嚴重分裂。川普為什麼要這麼做?分裂的美國又會對2019的世界局勢和美中關係有什麼影響?

川普所面臨問題的本質,是他所代表的力量和美國精英階級有不可調和的矛盾。2016年川普的支持者主要是美式全球化的受害者,是美國內陸以白人為主的中下階級。他們質疑兩黨精英階級過去30年所走的路線違背了美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只是維護金融寡頭集團的利益。這些人包括川普都受美國傳統保守主義的影響,在對外政策上具有孤立主義的傾向。

在選舉期間兩黨的精英力量合力阻擋川普,希拉蕊自然如此,共和黨主流也相同。在2016年10月中,投票前數周,川普陷入好萊塢視頻風波時,共和黨精英包括眾院議長萊恩和當時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都公開表示希望川普退選讓位給彭斯。

川普當選後,經由通俄門事件,精英階級透過刀把子的情治單位,首先剪除了川普的核心人物,首任國安助理弗林將軍。如今川普的許多重要前幕僚都被起訴或定罪,而調查不僅延伸到川普的兩個兒子,甚至他最愛的女兒伊凡卡。

從10月初以來美國的股票持續下跌,如今已經進入正式的衰退期,雖然美國經濟的基本面,如GDP成長率和就職率都沒有惡化跡象。川普歸罪於聯儲會的連續4次加息,許多人歸罪於川普的對中貿易戰。不可否認股市是金融大鱷操縱世界包括美國安定的重要手段。

川普當選之初也試圖與精英階級保持妥協關係,然而情勢的發展讓川普感受到他的妥協並沒有減輕他的困境。為了反擊精英階級全方位的緊逼,川普企圖回歸他基本支持群眾的訴求,重振他支持者的士氣,因此才有敘利亞撤軍和邊牆預算的攤牌事件。

2019年頭6個月的發展將決定川普的未來。兩黨精英都希望迫使川普下台,共和黨內的新保守主義力量希望是由彭斯繼任,然後維持2020後的執政權。

為保持位置川普需要創造一些成績,因此他希望結束中美貿易戰,而這也是精英階級內的全球化支持者的希望,明年3月將是個重要的節點。即使美中貿易休兵,然而美國新保守主義和新自由主義集團對中國道路和中國迅速發展的不安,預示2019的美中關係仍然充滿挑戰。

美國國內矛盾正加速惡化,這也是全球性的現象,基本上是庶民與精英的利益衝突,是對過去30年西方制度和價值觀的反思,而這個矛盾絕對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2019年將是一個不穩定的世界。

(作者為中美論壇社社長)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