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壽司店裡,由鯨肉和鯨脂製成的壽司。(新華社)
日本壽司店裡,由鯨肉和鯨脂製成的壽司。(新華社)

針對日本不久前宣布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並將於今年7月重新開始商業捕鯨。上海《澎湃新聞》刊登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研究員須軍文章指出,雖恐對其國際形象產生負面影響,但日本國內仍有強大的推動力,使其作出這樣的選擇。其中既有老一輩日本人食鯨情結的因素,也有政客與地方捕鯨產業利益集團相互輸送利益、互相提攜的因素。再加上美國掀起的「退群」風波,已吸引國際輿論火力,日本認為這是最佳退出時機。

上海《澎湃新聞》刊登須軍文章指出,對於日本來說,國際協調是其戰後修復和提升國際形象的重要環節,為了重開商業捕鯨甚至不惜退出國際組織,難免給人一種一意孤行的印象,恐將對其國際形象產生負面影響。但即便如此,日本國內仍然有強大的推動力使其作出這樣的選擇。

文章稱,時至今日,日本市場對鯨肉的真實需求十分有限且不斷萎縮,與其說是日本民間割捨不掉鯨肉這種美味,不如說是日本政府想方設法要維持捕鯨業的存在。日本政府這麼做主要是出於國內政治的考慮。出身捕鯨大縣的政治家要想從他的選區脫穎而出成為國會議員,就必須照顧捕鯨業相關集團的利益。例如日本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本人就出身自捕鯨大縣山口縣。

文章稱,而日本之所以選在這個時機退出,應是執政的安倍政府認為當今國際環境是最佳退出時機。美國的「退群」風波、歐洲愈演愈烈的反難民浪潮、英國脫歐等顯示反全球化已經抬頭。有到處「退群」的美國吸引國際輿論「火力」,日本「順勢而為」地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除了媒體的口誅筆伐和個別政客的批評以外,西方國家恐難對日方有什麼實質性的施壓行動。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