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主導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生效後,一個人口超過5億的經濟圈正式誕生,相比之前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這個經濟圈的規模雖然縮水不少,但實力仍不可小看。尤其CPTPP搶在大陸力推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之前亮相,讓RCEP的未來面臨更多壓力與挑戰,大陸必須加快RCEP的推動進程,否則未來的經貿布局恐將處處受制於人。

總體而言,CPTPP生效,對大陸的影響有三方面。從關稅上來看,CPTPP的成員國都是環太平洋國家的一分子,98%的零關稅商品比率將對大陸的外貿形成合圍之勢,隨著成員國增加,這個態勢還會更明顯。

從產業來看,此次CPTPP首度納入「國企條款」,即減少對國企的優惠措施,同時也完整保留對電子商務的支持章節,更取消對服務、資訊產業的投資障礙,這些都是現階段大陸經貿發展的「主力部隊」。面對CPTPP成員國抱團取暖形成的優勢,大陸未來如何在這些領域保持競爭力,值得思考。

第三,也是最大的挑戰,則是CPTPP的出現恐怕將壓縮RCEP的發展空間。由於包括日本、新加坡、澳洲等多達6個國家同時是CPTPP與RCEP的成員國,再加上CPTPP的規章標準高於RCEP,前者的約束力較後者高,只要時間一拉長,一些國家恐怕會對治理框架較為鬆散的RCEP興趣越來越低。

因此,未來大陸勢必要加快推動RCEP的進程,並設法找出與CPTPP良性互動的模式,以維持大陸在亞太,乃至全球經貿的聲量與話語權。

還有,面對RCEP規章存在較低標準與鬆散的現實,大陸必須思索找出RCEP未來的定位。換言之,未來大陸應該考量的,不是RCEP如何與CPTPP競爭,而是讓兩者攜手合作,如此一來,亞太區域自由貿易體系才能避免碎片化的命運,亞太自由貿易區的目標或許才有實現的可能。

#成員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