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大陸債券市場掀起違約潮。統計顯示,2018年大陸債市共有118檔債券違約,涉及金額1,154.3億元人民幣(下同),是2017年3倍。分析師表示,受外部環境以及2018年A股表現不佳等影響,中小型民營企業和上市公司成為主要違約主體。

根據中金公司的測算,2019年大陸各種金融債券將大量到期,加上2019年內發行到期的信用債,償還總量將超過6兆元,創出歷年新高。相較2018年5.34兆元的總到期量,增加15%左右。因此市場預估2019年整體信用債仍面臨不小的違約風險。

券商中國報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大陸債市2018年新增42家違約主體,涉及債券118檔,規模達1,154.5億元,是2017年違約金額337.5億元的3.42倍。

光大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張旭分析認為,2018年以來的金融嚴格監管,加上大陸政府債務嚴厲管控,對企業的經營和融資造成一定的影響,而先前在政策寬鬆條件下,部分企業大量融資,負債大幅擴張,使得風險相對提高。

分析師指出,大陸民營企業中,特別是中小型民營企業,因抵禦風險能力較差,因此集中違約中影響最普遍。除民營企業外,上市公司也是2018年違約的兩個主體之一。

中國經濟導報報導,在諸多債券違約中,民營企業違約規模正在攀升。資料顯示,2017年年初至12月13日,與2018年年初至12月13日,共分別有5家和14家民營企業出現債券違約,規模分別為248.9億元和548億元。

申萬宏源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孟祥娟表示,追溯2018年民營企業債券集中違約的原因,是2017年下半年以來,大陸政策實施「去槓桿」的措施,部分企業先前大幅擴張借貸,形成違約風險。

業內人士表示,2015年及2016年,企業發債規模較大,2018年及2019年正是兌付集中期。此外,2018年包括股票市場質押等管道的資金收窄,銀行機構存款減少、銀行間資金減少,而現金流的減少,進而導致企業債券出現大幅違約。

#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