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閔任台大校長一事,終於在葉俊榮提出辭職的同時拍板定案。雖然可以預料,未來台大內部仍有諸多風風雨雨,但至少它守住了台灣學術獨立的一點尊嚴。在這件事情上,有一個人的名字是不應該被遺忘的,那便是陳維昭。在事情正鬧得風風雨雨的時候,多少來自政治高層的壓力,多少來自綠營的陷阱,多少輿論名嘴的抹黑,陳維昭都不為所動。

他的難能可貴在於:那不是普通的時刻,而是權力獨裁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軍公教,那麼龐大的團體壓力,都被打得欲哭無淚,勞工的抗爭也無效,而司法院大法官、法院也像是民進黨開的,甚至違憲的促轉會、黨產會,都無人能阻止。國民黨像被打趴打癱,無力反擊。那是台灣的「至暗時刻」。人性都是懦弱的,人性是難於抵擋無所不在的政治壓力的。陳維昭如果有一點恐懼,只要稍稍動搖,就可能被拉入陷阱。所幸,他堅持了下來。這是十足道德勇氣的顯現。

他所維護的豈只是學術獨立,是知識分子的風骨,是一個法治社會該有的底限,更是一種在黑暗之前不屈服的勇氣。傅斯年地下有知,也會站起來喝采。

其次,改變管中閔案的,還是台灣的民主。如果不是九合一選舉結果,讓民進黨大敗,管案休想過關。選舉之前,民進黨對台灣法治的破壞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想整什麼人,什麼事,沒有法源依據,民進黨可以自己搞立法,隨便弄一個《黨產條例》,再弄一個《促轉條例》。反正立法院是民進黨開的,國民黨也軟弱無能,更無其他黨派可以制衡,法律變成政治玩物。連合法選出的台大校長都可以用各種說詞,再發動親綠媒體一面倒地抹黑。一般讀書人愛惜名節,受不了抹黑,早就倒下去宣告投降。

這一次幸好碰上管中閔。他的骨氣夠硬,生命力夠強,明明這過程中生病開刀,卻抵死不屈服,就是不讓當權者稱心。然而,他所堅持的豈是一個校長的職務,而是一個法治的基礎。明明依《大學法》合法程序選出者,當權者卻可以破壞法治,用權力橫行,硬是要拔之而後快。設想,如果連台大的道德勇氣都陷落了,那台灣知識分子誰還敢說一句自主的話,知識人的風骨也徹底骨折了。還好,管中閔夠硬氣,挺下來了。

而九合一選舉,才終於讓民眾看到,權力是無法永遠橫行的,給民進黨的權力是可以收回的。台灣民主最大的貢獻,便是護住了法治這一條不能逾越的底限,停止無法無天、一黨獨大又專制的現象。

如果不是這樣,葉俊榮敢通過管中閔案嗎?法院敢對婦聯會做出不同於黨產會的判決嗎?美國干涉台灣選舉如此之深,幫蔡英文如此明顯,如今反而邀請國民黨的縣市長訪美,這不是一個現實主義投機分子的典型?

我不是懷疑葉俊榮作為知識分子的道德良知,而是人性懦弱,他聽命行事的作風早有耳聞,若說他是基於道德勇氣讓管案過關,我無論如何都不相信。

坦然說,我個人非常受教於民進黨的這一段執政經驗。它讓我對早年希特勒如何變成獨裁者有很深的體會。事實上,希特勒沒有比民進黨更神奇,他一樣靠選舉起家,掌握了國會多數,立下對他有利的法令,再發動各方外圍勢力對反對者加以圍剿,甚至暴力相向,令民眾心生恐懼,讓各界不敢多言,到最後,萬馬齊闇,當希特勒發動屠殺猶太人的時候,整個社會已經無聲了。民主轉向獨裁就是這樣來的。如果不是九合一選舉,台灣也離此不遠了。

所以,感謝民進黨,讓我知道漢娜鄂蘭的「平庸說」是多麼不準確。她忘了權力獨裁才是罪惡的根源,而不是不敢反抗的庸常之人。感謝民進黨,讓我知道反抗的道德勇氣是多麼不容易,敢於堅持的陳維昭和管中閔,在這整個過程中是多麼艱難。感謝民進黨,讓我知道民主是需要維護的,讓權力不斷輪替,讓獨裁者下台,才是避免獨裁和腐化的唯一解藥。

借用日本學者本田善彥的話,被蔡英文搞得在解體邊緣的「這個國家」,還好因選舉而延緩下來,免於解體。而台大,還好有這樣的風骨,讓知識人可以挺立,護住一口真氣。(作者為作家)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