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最重要大事當然是「韓流」,造成民進黨九合一選舉重挫,國民黨2020重新執政信心大增。所謂「韓流」並非單指韓國瑜個人的政治魅力與影響力,而是指韓國瑜創造出來的政治氣旋,對全台造成的撼動。為什麼2018年會發生韓流?韓流是一次性的選舉現象,或政治板塊的永遠改變?國民黨有機會乘勝打贏2020嗎?

應從社會條件角度切入觀察。先看客觀大環境,民進黨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重挫國民黨地方政權,2016年又在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大勝。接連兩次重大勝利,讓民進黨進入自我膨脹狀態,以為選票就是尚方寶劍,是東廠的血滴子,可以為所欲為。一方面以改革為名,汙名化軍公教人員的退休金,另一方面忙著以轉型正義為名,用違背民主法治的手段追殺國民黨。在此同時,皇親國戚、親信權貴卻赤裸裸地玩政治分贓,只問關係、不管專業,吳音寧們令社會大眾倒盡胃口。「討厭民進黨」成為台灣最大黨,其來有自。

台灣政治光譜,藍營支持者約3成5,呈現下降趨勢,綠營約3成,呈現成長趨勢,其他3成多可以稱為中間選民或擺盪選民。這群人2008年唾棄了貪腐的陳水扁與民進黨政府,馬英九成為政治超人,以58.45%超高人氣當選第12任總統,4年後民進黨漸復甦,但馬依然以51.6%獲得連任。同樣這一群人,卻在2014年與2016年狠狠教訓國民黨,讓民進黨完全執政。這一群人2018年又唾棄了民進黨,九合一因而大敗。擺盪選民一次又一次,在藍綠政黨間擺盪,決定了選舉的結果。

韓流的崛起,主要養分來自擺盪選民。2016年換黨執政,但總統依然「何不食肉糜」,大官仍然傲慢顢頇,而且兩岸關係惡化,庶民生活更辛苦,看不到未來,讓擺盪選民再次擺盪的社會力因而凝聚。這時,出現了一個被民進黨血淋淋打壓的受難者韓國瑜。他抓住上升氣旋,以經濟發展為主軸、拒絕藍綠惡鬥為倡議,時勢創造英雄,英雄抓住時勢,讓韓流崛起沛然莫之能禦。

韓流崛起有兩大因素,一是民進黨政府先打敗了自己,讓民眾討厭。二是韓國瑜不同於國民黨政治人物的風格與特質,凝聚了藍營也吸引原本對國民黨沒有興趣,卻對民進黨不滿的民眾。可以說,所謂的韓流現象,是促成中間選民轉向的現象,5年前台北市中間選民姓柯,柯粉在台北市打敗國民黨,2018年高雄中間選民姓韓,韓流打敗了民進黨。

如果問,韓流究竟是一次性的選舉現象或是政治板塊的改變?答案顯然是後者。韓國瑜個人可能會遭遇一些施政上的困難,支持度也可能下挫,高雄市政更將限制他成為2020大選關鍵角色。但兩個因素注定韓國瑜不可能在2019翻轉年缺席,一方面韓粉不允許他缺席,二方面反民進黨路線與論述的社會力已成熟,兩者都必須有出口。

蔡總統的論述與路線都面臨崩潰危機,九合一選舉前民調清楚表明,民心已快速背離,但政府不知自我檢討,卻歸咎境外假新聞,企圖管制新聞、限縮言論自由。即使選舉大敗,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依然我行我素,總統說敗選是因為民眾追不上她的進步價值,行政院長堅持求去卻又遲遲不辭,多個重要閣員職位長期懸缺,看守政府不再積極作為。選民表達強烈態度希望兩岸和解,蔡總統元旦談話及回應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講話,對大陸的態度卻更決絕,兩岸交流可能更困難。

選後民調顯示,蔡總統與民進黨支持度繼續降低、不藍不綠中間選民已近4成。只要「討厭民進黨」的社會情緒繼續存在,韓流就不會消散。但韓流的組成比較複雜,包括傳統藍營支持者、中間擺盪選民及受韓國瑜魅力感召等三股力量。目前國民黨有意參選2020年總統的政治人物,各有優點,卻都無法展現新意,言談舉止也不夠接地氣,未必能匯集後兩類群眾的支持。

民進黨敗選後繼續自我催眠,再現韓寒流奇蹟並不難,在價值上符合中道理性,讓人民有信心能處理好兩岸關係、庶民生活能獲得改善,就能再捲起新的選舉旋風。

#民進黨 #韓國瑜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