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南極─艾特肯盆地內的馮.卡門撞擊坑內。(新華社)
1月3日,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南極─艾特肯盆地內的馮.卡門撞擊坑內。(新華社)
1月3日,嫦娥四號探測器著陸月球背面,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科研人員緊張工作。(新華社)
1月3日,嫦娥四號探測器著陸月球背面,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科研人員緊張工作。(新華社)
嫦娥四號著陸器監視相機C拍攝的著陸點南側月球背面圖像。(中新社)
嫦娥四號著陸器監視相機C拍攝的著陸點南側月球背面圖像。(中新社)

這是人類第一次揭開古老月球背面的神祕面紗。2019年1月3日10時26分,大陸發射的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南極─艾特肯盆地內的馮.卡門撞擊坑內,完成人類探測器首次月背軟著陸。隨後並傳回全世界第一張在月球背面拍攝的照片。

經過約38萬公里、26天的漫長飛行,1月3日,嫦娥四號進入了距月面15公里的落月準備軌道。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大廳內,隨著現場工作人員一聲令下,嫦娥四號探測器從距離月面15公里處開始實施動力下降,探測器的速度逐步從相對月球1.7公里每秒降為零。

著陸最大撞擊坑之一

在6到8公里處,探測器進行快速姿態調整,不斷接近月球;在距月面100公尺處開始懸停,對障礙物和坡度進行識別,並自主避障,選定相對平坦的區域後,開始緩速垂直下降。最終,在反推發動機和著陸緩衝機的運作下,一噸多重的探測器10時26分成功著陸在月球背面東經177.6度、南緯45.5度附近的預選著陸區。著陸區地形起伏達6000公尺,是太陽系中已知最大的撞擊坑之一,被認為對研究月球和太陽系早期歷史具有重要價值。

「月球背面是一片難得的寧靜之地,遮罩了來自地球的無線電訊號干擾。這次探測可以填補電波天文領域在低頻觀測段的空白,將為研究恆星起源和星雲演化提供重要資料。」探月工程嫦娥四號任務新聞發言人于國斌表示,通過「鵲橋」中繼星的牽引,嫦娥四號探測器進行了太陽翼和定向天線展開等多項工作,並建立定向天線高碼速率鏈路,完成月背和地面穩定通信的目標。

11時40分,嫦娥四號再度寫下人類太空探索的新頁──著陸器獲取了月背影像圖並傳回地面。這是人類探測器在月球背面拍攝的第一張圖片。荒涼的月面上,密布隕石坑,這塊地形奇特到充滿科幻色彩的土地,反襯出人類探索未知的勇氣。隨後,嫦娥四號探測器將通過鵲橋中繼星的中繼通信,展開設備工作模式調整等工作,擇機實施著陸器與巡視器分離。

勘探礦藏 培育生命

作為大陸探月工程實現最終月球採樣返回之前、承先啟後的關鍵一步,嫦娥四號實現人類探測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的實際意義要遠大於象徵意義。接下來將利用攜帶的荷蘭研製低頻射電探測儀,聆聽遙遠宇宙的聲音;利用德國研製的月表中子與輻射劑量探測儀,勘探深埋月下的礦藏;還將利用瑞典研製的中性原子探測儀,測量太陽風粒子在月表的作用。

此外,還搭載一項由重慶大學牽頭研製的科普載荷──「月面微型生態圈」,在荒涼月表上培育唯一的生命。

小靈通 嫦娥四號

嫦娥四號登月探測器是嫦娥三號的備份星,是世界首顆在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探測的太空船,主要任務是著陸月球表面,繼續更深層次更加全面地科學探測月球地質、資源等方面的資訊,完善月球的檔案資料。2019年1月3日10時26分,嫦娥四號探測器自主著陸在月球背面南極─艾特肯盆地內的馮.卡門撞擊坑內,實現人類探測器首次月背軟著陸。(李鋅銅)

#嫦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