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逾2億酒客依賴代駕。圖為民眾歡聚享用青島啤酒。(新華社資料照片)
大陸逾2億酒客依賴代駕。圖為民眾歡聚享用青島啤酒。(新華社資料照片)
山東一名代駕司機手舉「安全完成每次駕駛,讓收入多一點」標語。下圖為司機整理座椅。(新華社資料照片)
山東一名代駕司機手舉「安全完成每次駕駛,讓收入多一點」標語。下圖為司機整理座椅。(新華社資料照片)
代駕司機們希望最後一單離家近一些。圖為銀川代駕司機收工後騎電動車回家。(新華社資料照片)
代駕司機們希望最後一單離家近一些。圖為銀川代駕司機收工後騎電動車回家。(新華社資料照片)

大陸代駕行業的市場究竟有多大?光是去年俄羅斯世足賽期間,代駕使用就超過1500萬人次,尤其零時過後的訂單增加47%。《2017「99」全國酒駕安全形勢報告》則顯示,2016年9月至隔年9月,大陸全國代駕使用次數達到2.27億次;若按全天平均客單價計算,總產值破百億元(人民幣,下同)。

「您好!XX代駕公司,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您現在具體位置在哪裡?」對代駕司機而言,完成接單的動作只需短短8秒。直到接單的那一刻,代駕司機才會知道此趟出勤的目的地,代駕平台會按照司機登錄時的所在地點,就近派單。

訂單臨時取消 司機無奈

8秒之後,則是一場不確定的等待。35歲的代駕司機鄭雷指出,「等」是這門行業的必修課。顧客提前下單後,到走出娛樂場所的大門,中間究竟得花上多長時間,一切未知。即使走出大門,顧客也可能心血來潮再去K歌、打牌,一整夜的時間便在等待中分分秒秒流逝。

取消訂單的主動權掌握在顧客手中。鄭雷投入代駕的一年半裡,等單的最高紀錄為4小時。晚間12點後,10公里以內的起步價提高到99元,「等待每15分鐘10塊錢,再加上起步價的99元,也能賺好幾百了」,當時鄭雷只能如此自我安慰。去年9月底,公司加收取消訂單費用之前,「白等」的代價一律由司機自行吸收。

不眠不休 評價決定收入

來自顧客的積分、好評,直接攸關到代駕司機的收入。鄭雷所屬的代駕公司,把司機分為鑽石、鉑金、黃金、白銀、青銅5級,升級最關鍵的除接單量外,就是好評率。已是「鑽石」級的鄭雷,把代駕公司的「11條規定」設為手機桌布,時不時就拿出來看一下、自我提醒。

一個月下來,鄭雷能賺約1萬3000元,而最低「青銅」級司機僅5000元。一整晚持續13個小時不眠不休,接上17單、就能賺1800多元。另一個48歲的「鑽石」級司機王新海,入行不到2年,累計代駕次數超過2000次,扣除平台資訊費前的總收入逾16萬元。

當初加入代駕司機的行列,原因也各有不同。鄭雷曾是建築公司的採購員,2016年開始全職代駕,享受「來去自由」之感;由山東淄博來到上海的王新海,則是打拚20年後,把小物流公司交給兒子打理,「在家閒得實在著急」,經朋友介紹投身代駕。

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