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鄧福特,以及美國國務院敘利亞問題特使傑弗瑞,將聚集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和土耳其一起討論土軍如何取代美軍角色,打完敘利亞戰爭的問題。

去年12月中,當川普決定從敘利亞撤軍之時,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通了電話,艾爾多安表示會繼續美國未竟的大業,接手把敘利亞戰爭打完,川普對此甚表欣慰,然後土耳其就開始喊價。

12月底,土耳其的清單送到了鄧福特手中,要求美國全面的空中支援、交通與後勤,以及情報分享。美國官員私下表示,以土耳其的軍力,根本不可能做到像美國這樣24小時的空中偵察與精準轟炸,也沒有足夠的後勤運輸能力,把部隊送到敘利亞內陸掃平IS,因此如果對土耳其開出的要求照單全收,那美國不但不能撤出敘利亞,反而會讓自己在敘利亞的泥淖中陷得更深。

由這裡來看,艾爾多安真的很會談判,知道什麼時候人們需要他,然後順勢提出要求。去年10月之前,艾爾多安的形象是很差的,不但大權獨攬、專權貪腐,更透過修憲讓自己在3連任總理之後,當選成為無人能制衡的超級大總統。他是美國北約盟國,但卻和美國對頭的俄國與伊朗眉來眼去。為了逼美國交出居住在美國的土耳其宗教領袖居倫,他也把在土耳其的美國福音教派牧師布朗遜加以軟禁,逼得川普對土耳其進行了經濟制裁。但是艾爾多安手中卻握了3張牌,讓美國與歐洲對他無可奈何。

一是土耳其的地理位置,掌握了敘利亞難民進入歐洲的門戶。歐洲需要土耳其幫她守門,阻擋蜂擁而至的難民,因此無法對土國給予太大壓力。二是去年10月發生的哈紹吉命案。沙烏地異議記者哈紹吉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遇害,艾爾多安一下搖身變成人權的捍衛者,要求沙烏地給個說法。艾爾多安提出的證據愈多、逼得愈急,沙烏地承受的壓力就愈大,川普以沙烏地為支點的中東戰略就愈可能崩解,於是究竟該在哈紹吉問題上使多大勁,也變成檯面下土耳其可以跟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第3張牌就是現在的敘利亞牌。

如果美國完全照土耳其的要求支付,那等於沒撤出敘利亞,但若不照土國的要求提供軍援,土國打敘利亞戰爭只能打個半吊子,到時可能還是得由美國善後,所以美國已從川普最先宣稱的30天內撤軍,鬆口到軍方所說的沒撤軍時間表。川普下令先徹底殲滅IS再說,說服川普的是共和黨參議員葛理翰。他在12月30日見川普之後對媒體說:「我認為我們處於暫停狀態。我們正重新評估怎樣才能實現總統的目標,也就是讓其他人多出點錢和多出點力,以解決敘利亞問題。」用川普在乎的錢的問題去說服川普,葛理翰也算深得談判箇中三昧。

但是1月7日在安卡拉的談判還是一場硬仗。土耳其會要軍援,也會談庫德族的問題,美國怎麼接招?庫德族為了自保,現也在接觸俄國與小阿塞德政府,等於從反抗軍這邊一下跳到政府軍的陣營了,這應也是他們跟美國談判的姿態。於是我們發現整個敘利亞就是一個大棋盤,各方高手紛紛加入博弈,最後勝負如何,也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