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將近一年間,中、美貿易戰的拉鋸、叫陣,其實早從2018年初的達沃斯峰會上,即展開高手過招的刀光劍影。當時候原本不擬出席的川普總統,臨時興起,親自帶領美國企業與政府官員,進駐瑞士滑雪勝地的會場上。早先一年的同一議場上,中國大陸習近平主席也曾風光露臉過。

川普總統別出心裁,邀集設籍歐盟的國際企業領袖共進晚餐,並逐一確認他們在美國的投資意願與未來規劃。這看似國際招商的大陣仗,餐敘對話雖然全程公開;然而,從企業執行長的執禮甚恭,卻又面面相覷的謹小慎微看,如何拿捏好分寸,而不會被當場逼著畫押承諾;又能在事後全身而退,就是在座執行長的共同心願了。

川普總統確保「美國第一」的貿易戰局,以關門打狗的戰術,從對鋼、鋁製品開徵232法案的國安關稅,從而威逼對手國坐上談判桌;序幕一旦拉啟,就既有貿易體系如何能被打掉重練,川普總統與幕僚群接連的不按牌理出牌,而讓世人見識到隨處的火海戰役。

主要貿易國家的企業與人民,誠可謂是度過了驚濤駭浪般的一年。

幸運的是,2018年夏、秋之交,歐盟主席容克接連造訪了北京、美國和日本。容克主席以其老練的政治手腕與外交穿梭,確保歐盟內部不被誘引裂解;而日本、加拿大與歐盟所分別達成的自貿協議,復得以在忌憚美國壓力之下,順利完成。

於G20經濟峰會開幕之前,雖然中、美的主戰派,高調依舊;但由習川所共同領銜舉辦的工作餐會,卻開展另一回合的峰迴路轉。在南半球的工作會議,雙方不僅宣布要暫緩啟動下一階段的全面報復;改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貿易談判。川普總統更改派首席談判代表,由美國貿易辦公室大使,Robert Lighthizer,主導後續的中、美貿易與產業對話。

於年關將屆之前雙方各自展現善意。中國大陸緩課美國汽車的進口關稅,並先行調降700餘項關稅,主要在資訊產業、航空與石化類的中間財;而美國商務部也就其所受理的企業申訴當中,豁免1000餘項大陸產品的進口關稅。至於被免除關稅負擔的主要產品,都出自首批貿易戰的清單內。

於總額高達340餘億美元當中,貿易談判辦公室USTR所受理的有爭議項目,考量重點是攸關產業利益、生存亟需以及大陸進口是唯一供應來源。

美國貿易辦公室的投桃報李,豁免近千則的關稅條目,不過內部會議是在12月21日所進行的。新聞稿發出時間卻是在耶誕節之後兩天;因為兩黨的年度預算談不攏,當時美國政府已經全面停擺、關門。

凡此在在顯示:談判主導人選換手之後,彼此磨合的非常順暢,談和意願更是積極進取。習、川兩位世界級的大君若能好合相向,對已然被看衰的2019年世界經濟,當真是最迫切而需要的一劑強心針。

#貿易戰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