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昨(7)日公布2018年12月外匯存底為3兆727億美元,較上月增加110億美元,為連續第二個月出現回升,顯示在人民幣貶值壓力趨緩下,人行減少外匯干預舉措,促使外匯存底規模有所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人行數據顯示,2018年12月底黃金儲備5,956萬盎司,較11月增加32萬盎司,儘管增幅不大,但這是2016年10月以來首次上升,可看出人行在調節配置外匯資產上出現變化。

華爾街見聞引述外管局發言人王春英表示,12月外匯存底上升的原因,主要是年末非美元貨幣相對美元匯率小幅升值,主要國家債券價格有所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帶動外匯存底規模小幅回升。

綜觀2018年外匯存底變化,在2月時減少269.75億美元,結束先前連續12月增長。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貶值的背景下,外匯存底從去年8月開始連續3個月縮水,且降幅逐漸擴大。直至11月、12月匯價回穩後,外匯存底才重回升勢。總計2018年外匯存底規模較上年末減少672.37億美元。

展望2019年,王春英指出,當前國際環境複雜嚴峻,全球經濟形勢和金融市場不確定性有所上升,但大陸經濟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有條件抵禦外部衝擊和市場波動,保持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和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外匯存底規模有望保持總體穩定。

大陸經濟學家鄧海清分析,外匯存底連續兩個月出現反彈,顯示人民幣貶值壓力減緩,人行減少外匯市場干預。鄧海清稱,2018年12月以來,美國升息週期可能提前結束,美元震盪下跌,人民幣貶值壓力減輕,人行全面降準,也未導致人民幣貶值。

鄧海清指出,由此來看,人行暫時不需動用外匯存底調控匯價,外匯存底回升理所當然。未來主導人民幣匯率的因素除了中美貿易談判進展,美國經濟基本面能否繼續一枝獨秀以及美國貨幣政策變化亦是觀察重點。

#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