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中美副部長級貿易談判舉行之際,據外媒報導,原訂下周將與美方進行更高層次談判的大陸副總理劉鶴,竟意外現身談判會場;雖然尚不清楚他在談判會場內的會談內容以及參與多久,但可顯示大陸對此次副部長級談判的重視,也顯示北京的善意,以及有意與華府未來達成共識的承諾。

川普善變必有邏輯

中美貿易戰一路高潮迭起,時而峰迴路轉,令人目不暇給。坊間分析貿易戰的前因後果、影響層面及未來發展的文章可謂汗牛充棟,讀來頗費功夫,卻常有摸不著頭腦、跌破眼鏡之嘆。大家都知川普善變,但善變者也必有變化的邏輯;習近平立場堅定,但再不變者也有不得不變的苦衷;只是要發覺箇中的巧妙,頗不容易。筆者根據長期閱讀心得,提出若干推斷中美貿易戰發展的簡易指標,供大家參考。

就川普而言,當他主動打電話給習近平時,就代表中美貿易戰即將出現好轉。去年11月初,川普曾致電習近平,建議在一個月後的G20峰會其間就中美經貿問題交換意見,以緩和共和黨選舉失利的不利局面。之後中美雙方一直無法達成共識,白宮主戰派又發表立場強硬的宣言,看似即將到來的川習會有破局之勢,但川普還是肆意左右時勢,在G20後的川習峰會達成中美貿易休戰90日的協議,未來就所留之僵局繼續磋商。

由於美國股市動盪及川普因政策爭議導致聯邦政府部分關閉,為了舒緩不利的政情,川普又於12月29日打電話給習近平,藉機誇大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與前景。因此,在三月一日中美談判限期之前,不論環境如何轉折變化,相信川普會設法營造出一個看似有利於美國利益的結果。

川普非常注重和習近平的私人關係,每當他提到習近平是他好朋友、二人關係非常密切之際,通常代表川普有求於大陸,用軟威脅方式要求大陸對美作出讓步;緊接著可能會擺出強硬的態度,訴諸強勢的威脅;反之,川普一旦發出對習近平友誼失望之詞,反而是美中摩擦即將出現否極泰來的徵兆。

從大陸這方面觀察習川互動,解讀的方式則頗為不同。當習近平主動尋求致電川普時,通常是向美國發出「誤觸底線」的最後通牒。較早發生的一次是2017年2月10日,習近平向川普恭賀就任,並要求美國遵守「一個中國政策」,獲川普同意;第二次是同年4月11日,習近平在訪美回國後致電川普,表達願意與美國合作結束朝鮮核武器計畫,但希望通過和平手段。

在中美貿易戰期間,習近平至今未主動致電川普協商。在公開場合,大陸相關部門決策官員提出不少解決爭端的方向,最高決策者習近平並未就具體事項加以表態,關鍵性原則是其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的發言:「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實力決定改與不改

基本上,大陸各級決策官員的講話是可信的,問題是何者能改、何者不能改?這要靠實力決定。短期應是由美方決定,中期是由雙方實力消長來定義。

至於何者是該改、何者是不該改?中美之間價值觀不同,這方面的差距很難消除。面對中美兩國綜合國力差距逐漸縮小的趨勢,制度與價值觀的差異恐將轉為杭亭頓所謂的文明衝突,極有可能落入現存大國與崛起大國衝突的修昔底德陷阱。美國老牌外交家季辛吉指出:目前兩國間存在根本問題並不是雙方能否解決貿易爭端,而是在一個新的國際政治環境中如何共生共存。誠哉斯言!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所特約研究員)

#中美 #中美貿易戰 #貿易戰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