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關台灣高教走向的全國大專校院校長會議今年可謂多災多難,首日由(第三度救援的)代理教育部長主持,第二天(11日)碰上內閣總辭,更降為教育部常務次長主持。

缺天時、缺人和,總統不在、行政院長不在、縣市長不在、沒有教育部長,三不一沒有,宛如由臨時政府召開,什麼也決定不了,功能只剩下讓怨氣沖天的大學校長們開炮。

今年大學校長會議首日,教育部代理部長姚立德提出兩項政策:首先,因應台灣學生就讀博士班意願漸低,但國家發展不能沒有高端人才,教育部預計月給優秀博士生2萬元、科技部另加碼,以吸引人才安心研究;第二項很顯然是衝著剛落幕的台大校長聘任案而來,就是教育部將修法放寬大學校長遴選資格,並將設遴委會監督機制。另外姚立德也提到公私立大學合併的可能性,但還在研究中。

不過,很諷刺的是,教育部此時的宣示,沒有任何保障。一方面是行政院刻正總辭中,下一個行政院長是誰,到昨天還讓媒體猜來猜去;另一方面教育部過去一年為了一個管中閔換了三任教育部長,不要說政策延續性,連有沒有政策都很難說,下一任教育部長是誰,老實說已經沒有人在乎了;因為不管是行政院或是教育部,都像是臨時政府,整個國家像是一條拋錨的幽靈船漂流在海上。

令人嗟嘆,前總統馬英九總會排除萬難、全程出席,兩天議程坐好坐滿,最後綜合座談時還邊聽校長們抱怨邊做筆記;而行政院長、教育部長(這是當然的)、市長也都會出席。

相較之下,蔡英文總統上任後,2017年沒來大學校長會議,2018年則是匆匆一小時走人,今年則是不倫不類到甚至令人感到淒涼;總統沒來、行政院長辭職中、縣市長沒被邀請、教育部長是代理部長而且很快就要換人……大學校長們在意的學雜費鬆綁、大學退場機制、少子化深淵、陸生來台等問題全都得不到解決。

我們懷念那個大學校長會議仍然有意義的年代。

#教育部 #大學 #校長 #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