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高基本工資已成為全球趨勢!墨西哥政府從今年1月1日起,把該國最低工資調高16%至每日5美元,以增加低收入勞工的購買力。

■It added that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1995, the minimum wage would be in line with the poverty line established by the National Council for Social Development Policy.

墨西哥政府從今年1月1日起,把每日最低工資從88.36披索提高到102.68披索(約5.1美元),漲幅約為16%。

吸引民眾留在國內工作

另外針對與美國接壤的墨國北部邊境,其每日最低薪資更增加逾倍至176.72披索。該國政府有意藉由大舉提高該區薪資,可以吸引有意前往美國尋找更多工作機會的民眾留在國內。

這次薪資調整措施是墨國自1996年來最大薪資漲幅。前任政府在之前也曾有過兩次調薪、漲幅各自約為10%,目的在於增加低薪勞工的購買力。

過去不斷游說墨國政府調薪的墨西哥雇主聯合會(Coparmex)發布聲明指出,「Coparmex提議要在當地建立新薪資文化,已經達到他們首要的目標。」

該機構還補充這是1995年來,該國最低薪資首次符合國家社會發展政策委員會(Consar)所建立的貧窮線。

墨國長期以來的低薪困境,讓多數民眾根本無法負擔民生需求,這也助長左派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能在這次大選勢力大增,而且獲得壓倒性勝利。他曾在選前向民眾提出承諾,保證將會提高民眾生活水準,並減少社會犯罪問題。許多墨國民眾因為薪資極低、生活過不下去、只好被迫北漂到美國,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

薪資漲幅跟不上通膨率

甫在去年12月1日宣誓就職的羅培茲表示,「多年來的低薪常態,已讓民眾喪失購買力。」他說有些人甚至在過去30年期間,購買力已銳減7成。

因此他除了矢言將削減政府高階官員的薪資外,還表示為了趕上不斷攀升的通膨水準,政府未來針對低薪者還會有進一步的調薪行動。

墨國目前的年通膨率約在4.7%,超出央行設定的3%目標。

過去美國總統川普與加拿大、墨西哥重啟北美自由貿易協議談判時,就曾抱怨過墨國廉價的勞動力,吸引美國公司數十年來前往墨西哥投資設廠,讓許多美國人失去工作機會。

因此在去年11月簽訂的新協議中,就把墨國必須降低薪資差距列為其中一項要求。內容中特別提及該國必須提高汽車勞工薪資水準,以及改革不利獨立工會生存的勞動法規。

不過墨國政府最近幾年接連調漲最低薪資,也引發外界關心這是否將推高該國整體薪資,並導致通膨壓力加重。2017年墨國兩次調薪並沒有擴及其他合約薪資結果,後者在2017年平均漲幅為4.2%、2018年為5.2%。

雖然迄今這項薪資政策對物價與利率尚未造成重大影響,但在去年11月調高利率的墨國央行已發布警告,根據通膨率調漲薪資做法,恐將造成物價出現螺旋上漲。

Natixis拉美首席經濟學家貝博(Benito Berber)認為如果再度調高最低工資,恐將促使央行升息因應。

他聲稱,調薪政策「凸顯政府願意接受通膨上升,或許是更棘手的通膨」。他提到墨國央行過去就曾明確表示,如果薪資增幅高出生產力增幅,這將對通膨帶來風險,並迫使央行緊縮貨幣政策速度增快。

#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