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萬人上街頭的「白玫瑰運動」,雖然司法院因此建構了性侵案量刑分析系統,避免法官判刑刑度嚴重落差,但根本問題卻未解決。當年被指為恐龍法官的最高法院邵庭長,點出3歲女童性侵案立法不足之處,如今尚未修法形成法律漏洞。

2010年最高法院審判長邵燕玲組成的合議庭,審理一件3歲女童案發現嚴重的法律漏洞。因為未滿7歲的女童在法律上屬無意思能力,但加重強制性交罪處罰規定,是以被害人「有意願表達能力」為前提,原判決適用法條錯誤且事實必須再調查,因此撤銷發回更審。

該判決被司改團體大作文章,怒批最高法院法官是恐龍法官。最高法院後來以刑事庭總會決議方式統一法律見解,凡與未滿7歲男女性交,無論有無違反其意願,都構成加重強制性交罪,但該決議隨著大法庭上路將失效。

2011年行政院院會通過修正草案,將強制性交罪「違反意願」的要件刪除,因為將此罪成立要件認定繫於被害人內心的意思,容易再次發生如果3歲女童遭性侵案的適法爭議,但這項修法最後在立法院委員會審查未通過。

目前司改只延續性侵案量刑系統的分析,對如何協助疑似受性侵案的幼童,在偵審程序中發現事實真相,則根本未加以填補漏洞,在7歲以下幼童易受暗示的情況下,如何取得將惡狼定罪的證詞,成為法官的難處。

性侵案的被害人容易因為身心受創,出現前後供述不一的情況,如何取捨認定性侵的時間、次數及犯罪態樣,除了考驗法官的智慧,更突顯專業人員參與審判的重要,司改若只作半套,無法贏回人民對司法的信賴。

#被害人 #修法 #法院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