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春天》海報。(取自豆瓣網)
《四個春天》海報。(取自豆瓣網)
陸慶松、陸慶屹(右)回家與爸媽過年。(取自微博@茵櫟)
陸慶松、陸慶屹(右)回家與爸媽過年。(取自微博@茵櫟)
陸慶偉(右起)、陸慶屹、陸慶松童年照片。(取自微博@鳳凰網大風號)
陸慶偉(右起)、陸慶屹、陸慶松童年照片。(取自微博@鳳凰網大風號)
《四個春天》劇照。(取自微博@鳳凰網大風號)
《四個春天》劇照。(取自微博@鳳凰網大風號)
电影《四个春天》赵薇“目送”版预告片

電影《四個春天》鏡頭聚焦一個普通的貴州家庭,記錄寡言的老父親陸運坤與活潑的老母親李桂賢長久相伴,日常趣味橫生;每到春節,3個孩子陸慶偉、陸慶松、陸慶屹就回到家鄉和他們團聚,從2013年春天到2016年春天,正好「4個春天」。片中的溫情和真實,「暖」到了許多影迷。這對銀髮老夫妻正是導演陸慶屹的父母。

片中言語不多但又對子女愛得深沉的父親陸運坤是中學退休老師,絮絮叨叨卻又勤勞善良的母親李桂賢是家庭婦女。最初,《四個春天》只是1部「想拍給親戚朋友看的家庭影像記錄」;後來,變成DV短片,最後卻拍成了紀錄片電影,登上大銀幕,與更廣大的觀眾見面。

普通家庭的平凡日常

雖然兒女都在外地工作,但陸運坤、李桂賢的日常生活充滿樂趣和歡喜,或是在溫暖的露台準備食材,開心地一起做飯,或是唱歌和跳舞,扇子、樂器、詩詞歌賦,信手拈來;有時突發奇想養蜜蜂,就上淘寶買蜂箱回家研究;每年等待燕子歸巢,看大燕子餵食小燕子;父親的新玩具是鋼琴,轉眼又坐到電腦前試著剪輯影片,卻嘀咕地說:「音軌不同步咧……。」《四個春天》展現的老夫妻生活,感動不少人,擔任第55屆金馬獎終審的美國評審白睿文說:「這是我在金馬影展所看的34部電影中最感動我的一部。有太多的紀錄片,把鏡頭對準了社會黑暗的一面……但這是完全不一樣的電影。」正因真實,所以格外感人,電影記錄的生活細節,會發生在每一個普通家庭裡。

幸福與悲傷交織人生

片中除了平凡與歡樂的日常,也有這個家庭面對的低潮。陸慶屹的姊姊陸慶偉突然臥病在床,但奇蹟沒有出現,「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一幕,雖然鏡頭呈現的情感是克制的,沒有嚎啕大哭,也沒有悲痛欲絕,但父母疲憊的神情已說明一切。

第3個春天是舊日影像,到了第4個春天又轉為生機盎然,道盡生命的堅韌。儘管陸爸爸還會在女兒的遺像前偷偷拭淚,但他也決定:「每天為家裡做一件事」,陸媽媽也捧起綠色植栽,轉換心情,讚嘆:「心曠神怡啊!」這對經歷人生起伏的老夫婦總能在苦中作樂,找到生活的方向和目標。

整部電影讓觀眾印象最深的是每年春節假期結束,陸家爸媽在清晨的家門口,目送兒子離開、回北京的身影,兩位老人並肩在鏡頭前展現出燦爛的笑容時,觀眾已忍不住落淚。

拍片找到意義與未來

陸慶屹表示,他曾無意間看到一篇侯孝賢導演的訪談。當時有學生發問:「不知道怎樣開始自己的第一部電影?」侯孝賢回答:「想拍就去拍,你不拍怎知如何開始?」這句話打動了他,讓他萌生了拍電影的想法。

那年陸慶屹看了800多部電影,不斷思考、摸索出對電影模模糊糊的輪廓。正式開始拍片後,電影這件事開始變得特別嚴肅。他拍得越來越多,越放不下相機。有一次陸媽媽正在曬醃菜,陸慶屹照常舉著相機拍攝。母親問他:「我吃飯你也拍,走路你也拍,拍這幹啥?」他才發現無意識的拍攝已逐漸變成有意識的表達。

在前面兩個「春天」的段落裡,陸慶屹常出現在畫面中,有時會忘記自己正在拍攝;在影片後半段,陸慶屹開始有抽離的視角,發現自己能更細緻地觀察父母,得到比平常更多的感動:「我的爸媽肯定是經歷了各種各樣的苦難,可是我這輩子從來沒聽過爸媽對生活說過一點抱怨的話。我還是想把這種既強韌,又柔軟的精神力量,呈現出來。」

陸慶屹的人生也像水那樣流淌。他從小性格抽離,總是自娛自樂。長大後,他做過礦工、遇到過礦災,當過職業足球運動員、酒吧歌手、圖書雜誌社的編輯以及平面攝影師。因剪輯電影的關係,在家待業了一段時間,原本打算讓《四個春天》放映2場,然後去找工作,沒想到口碑不錯,現在他開始認真考慮從事電影方面的工作。

#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