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內閣改組完成,民進黨主席改選定位,民進黨2020的競選布局逐漸浮現。

首先是蔡英文仍想代表民進黨出戰。這一點由蔡英文的內閣布局,完全是拉攏派系,包括蘇貞昌、扁系的陳其邁、新潮流系、謝系等可以印證。雖然賴清德可能參加黨內初選,但眼前看起來,美國仍傾向支持蔡英文。原因不難理解,蔡英文維持著和中國大陸「鬥而不破」的兩岸緊張格局,讓大陸深感困擾,卻沒有理由使用武力,而賴清德的不確定性太高。

最關鍵的仍是蔡英文的兩岸政策,正符合當前美國對抗中國的新冷戰架構。美國發動的圍堵,包括貿易制裁、限縮中國留學生,以及利用亞洲國家重構島鏈,在南海製造緊張,都是一種全面性的戰略。這種情勢不獨以川普為首的共和黨為然,民主黨也一樣,國際媒體也在這時全面附和。所以,不要以為冷戰結束了,恰恰相反,新冷戰持續加溫。

核心仍在美中關係。現在美中關係對峙,美國更會利用台灣來抗衡中國大陸。由此觀之,民進黨在未來的選戰會大打統獨議題,就不是意外的事了。但這一次,統獨議題變老,所以會改變說法,它將把「九二共識」打成「一國兩制」,出之以「台灣命運存亡抉擇」等為題,和國民黨的九二共識區隔,大打危機牌。

以台灣命運為主軸,民進黨就可掩蓋在內政上的失信、失敗、失德。失信者,失信於軍公教的退休承諾;失敗者,經濟上的衰退與失業;失德者,破壞民主法治,東廠治國,破壞學術自主。

以台灣命運的危機為主軸,掩蓋實的內政問題,打成虛的統獨對決,把「九二共識」的生存空間限縮成「一國兩制」的框架,會讓國民黨在「九二共識」解釋得異常費力。可以預見,這種台灣危機意識的召喚,會找回民進黨的傳統支持者,特別是軍公教的支持者,但能否得到中間選民的認同,就不一定了。

然而,討論台灣危機意識,其實是一個假議題。理甚易明,兩岸現狀仍是自1949年以降的大格局。台灣命運的「雙戰結構」─冷戰與內戰─仍制約著台灣。內戰結構使得兩岸分裂分治,而冷戰結構使得分裂長期化。除非美中關係改變,冷戰格局改變,否則中共要解決台灣問題就有困難。不管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只能在這個大格局之下調整。

然而1949年以降,兩岸仍是有改變的。那就是破除了早年老死不相往來的局面,而有了更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經濟、文化、政治的交流,兩岸的民間談判、經濟協議已透過兩會展開。每年從大陸獲得的經濟利益不少,更有許多台灣年輕人前往大陸,尋找經商和工作機會,而大陸的經濟增長紅利也在觀光、創業、就業等交流活動中,讓台灣得到好處。這一點,務實的台灣民間已有所體會。在不變的冷戰結構中,真正改變的是民間這一部分。

所以,把習近平的五點限縮為「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其實是沒有看到習近平的真正意圖是在對台灣民間招手,主軸即在於「反獨不反台,民間多往來」,希望各黨派前往討論,試圖以民間往來改變兩岸關係。

因此,台灣若仍陷在舊思維,以反共、反中為主軸,恐怕已不足以應付。而國民黨如果仍在回應「九二共識」,只是陷入別人設定的戰場,還不如回歸《中華民國憲法》,以中華民國法統維持現狀,才可以和民進黨的台獨抗衡。

說白了,在兩岸關係中,中華民國本是既存的事實,中共也無法否定,它是內戰歷史的連結,也是冷戰的既定現實,並無生存危機。危機在「這個總統」把中華民國搞成不明不白的「這個國家」,變成別人手中的一張牌,這才是最大危機。

台灣要避免內耗,找到新的生命力,唯有從虛的統獨議題中回歸內政、民眾最關心的民生福利議題,才有機會突破。把從軍公教身上剝奪的福利歸還軍公教,把農民的菜價好好把持住,把民生經濟做好,把民主法治守護好,比什麼都重要,韓國瑜就是最好的例證。若再打回統獨、台灣危機,那不只是原地踏步,更是回到30年前的大倒退。國民黨如果沒有自己的思想主軸,只會隨之起舞,那再敗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作者為作家)

#民進黨 #蔡英文